笔趣阁 > 武炼巅峰 > 第一百七十章 海城
    目测此刻小莫家正在停电,自动更新的。//www.  //
  
      另外,为什么我写个女人出来你们就会问收不收?谁yd了??#20063;?#26159;最纯洁的。
  
      *************
  
      不多时,杨开神色冷峻地走了回来。
  
      “如何?”夫人紧张地询问。
  
      “都死了。”杨开摇了摇头,张定那群人下手极为干净,那些在睡梦中被击杀的人,全都是一击毙命,而在战斗中被杀死的,也是了无生机。
  
      整个车队,现在就只剩下杨开和三个女人还活着。
  
      小姐的呜咽声从车房内传了出来,翠儿也使劲揉着自己的眼睛,夫?#35828;?#26159;见惯了许多大风大浪,虽然心中酸楚,也强忍着泪水不落。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夫人轻声呢喃一句,仿佛是在嘲讽,仿佛是在诉斥。
  
      让三女感伤了一阵,杨开才道:“你们准备怎么办?还要去海城么?”
  
      夫人抬起头,微微地点了点头,满是希翼地望着杨开道:“少侠能不能护送我们走过这一段?”
  
      这里是荒?#23478;?#22806;,刚才又经历了那般悲惨之事,她们哪里还敢独自行走?
  
      翠儿也一把拉住了杨开的胳膊,可怜巴巴道:“小乞儿,你可不能不管我们。”
  
      “翠儿。”夫人威严地训斥道:“不得无礼。”
  
      之前有眼无珠,把杨开当成小乞儿也就罢了。现在人家救了自己的命。还这般称呼就显得没教养了。
  
      杨开看了翠儿一眼,点头道:“左?#19968;?#26377;一天的路程,我送你们过去。”
  
      “多谢少侠。”夫人闻言松了一口气。
  
      “我就知道你不会不管的。”相比较夫人的小心翼翼,翠儿就显得自然大方多了。
  
      那一直没说过话的小姐,此刻竟也声如蚊呐地道了声谢。
  
      “这里血腥味弥漫,恐会?#33125;?#21040;什么野兽出没,我们现在就动身,到明天傍晚,应该就能到海城了。”杨开道。
  
      夫人欲言?#31181;梗?#36364;躇半晌才道:“少侠。能否再麻烦你一事?”
  
      “什么?”杨开看了?#27492;?br/>  
      “今夜死去的许多人,都是为了守护我们,?#20063;?#24525;他们暴尸荒野,你能否……”
  
      不?#20154;?#25226;话说完。杨开的眉头就皱了起来。叫自己杀人可以,埋尸就太勉强了。这么多人,得多大的工程量啊。
  
      夫人心思玲珑,察言观色,苦笑道:“既如此,就不?#22836;?#23569;侠了,翠儿,你随我与小姐一道,将吴老给葬下,其他人……就算了吧。”
  
      “哦。”翠儿点点头。然后又?#32431;?#26472;开,没有丝毫害怕地冲他挥了挥小拳头。
  
      杨开神色平淡,侧身让开,也没开口阻止。
  
      翠儿将夫人和小姐扶下马车,三个女人瑟瑟发抖,脸色苍白地从那些死尸上拿起刀剑,然后双手抱着,在附近找了个地方,一点点地刨动起来。
  
      吴老对这家人应该很重要,否则这位夫人也不会坚持让他入土为安。
  
      三女在刨坑。杨开在外面转了一圈,收些死人财。
  
      等转完之后来到她们面前,发现这三人?#25490;?#20986;一个不到一寸深的小坑来,那夫人和小姐两人看起来养尊处优惯了,此刻笨手笨脚地忙着。却互相抛了一身的泥土,刀光剑?#21543;了浮?#38505;些没伤着自个。
  
      杨开在一旁看的心惊肉跳,胆寒不已。
  
      “这里血腥味太重了,说不定一会?#33125;?#21040;狼群过来,咱们一个都走不了。”杨开?#37326;稍野?#22068;道。
  
      夫人和小姐刹那间脸色就白了。
  
      翠儿气的?#20013;羋也?#24680;恨地将手上的大刀抛下,气冲冲地来到杨开面前,两只小粉拳对着杨开的胸膛就是一阵乱捶,一边捶一边嚷道:“你还说风凉话,这几日我的零食都喂了白眼狼了。”
  
      正骂着,?#23545;?#22320;一声狼嚎传来,越发让杨开刚才说的话应景不少,这一下不但夫人小姐吓得半死,翠儿也不敢再放肆,?#37027;?#22320;往杨开身边靠了靠,左右打量,颤声道:“不会……真有狼群吧?”
  
      “行了行了。你们去把贵重的财物收拾一下,这里我来吧。”杨开无奈至极。
  
      其实之前夫人若是说只埋葬吴老一个的话,杨开也不会推辞。毕竟这几日在吴?#20185;?#36793;,杨开也感悟了一些他的武道。
  
      但说出的话,泼出去的水,实在不好意思收回,现在总算找到机会尽尽力了。
  
      “多谢少侠。”夫人松了一口气,招呼小姐和翠儿去第二辆马车上整理着。
  
      不多时,杨开便挖出一个大坑,将吴老的尸体埋在里面。
  
      另一边,三人也收?#24052;?#24403;,将贵重的东西带着,一些不算贵重的只能丢在此处不管,也不知会便宜谁。
  
      “走吧。”杨开将她们送进车房,自己坐在车辕边,手上拿着吴老的那根马鞭,循着前几日感悟的痕迹甩动出去,啪地一声炸响,马匹奔跑起来。
  
      一夜时间,众人?#35328;独?#20102;那血腥之地。
  
      杨开虽是第一?#38395;?#39550;马车,却也得心应手,挥动马鞭间,那种得自于吴老的武道痕迹越来越是深刻,竟慢慢地?#20004;?#21040;了里面,将其与自己的感悟印证融合。
  
      待到第二日清晨,翠儿走出来说要停下休息片刻,杨开也就依了她们。
  
      生火做饭,翠儿忙的不可开交,昨夜经历那事之后,车房内的三人一点安全感都没有,一整夜的没合眼,虽然现在没什么胃口,可总是要吃点东西补补体力。
  
      再上路的时候,翠儿没回车房,而是坐在杨开身边,侧眸打量着他。眼眸?#26032;?#26159;好奇。
  
      “你不是小乞儿吧?”好半晌。见杨开不搭理她,翠儿才忍不住开口问了一声。
  
      “当然不是。”杨开翻了翻白眼。
  
      “?#20063;攏?#20320;一定是哪个世家的贵公子!因为逃婚,跑出来把钱给花光了,所以才搞的这么寒酸。”翠儿大胆地发挥想象力。
  
      杨开哑然失笑:“你小时候故事听多了吧?”
  
      “我小时候才没听故事呢。就是最近几年听小姐讲了些趣事,里面有很多这样的桥段,然后啊,你们这些落魄的贵公子就遇到了……”
  
      话没说完,车房内便传来夫人的轻咳声。
  
      翠儿连忙吐了吐香舌。
  
      杨开微微一笑,继续甩动马鞭。
  
      一个时辰后。杨开心生警兆,举目远眺,突然道:“前面有?#35828;?#36335;,不知是干什么的。”
  
      夫人?#34892;?#24778;喜的声音传了过来:“许是苗家来的人。”
  
      苗家。便是夫人这?#25105;?#25237;奔的家族。与翠儿这几日闲聊的时候,杨开也得知这家的小姐与苗家的少爷,曾经订过一桩娃娃亲,所以在老爷死后,夫人才会带小姐来海城,这次来,一是避难,二是给小姐完婚。以后恐怕也会定居在海城。
  
      “你们之前给苗家通过消息么?”杨开问道。
  
      “恩。”
  
      “那等会到了跟前,我便不与你们同行了。”杨开也松了一口气。
  
      翠儿紧张道:“小乞儿你这就要走了么?”
  
      ?#21543;?#19981;得?”杨开冲她挑了挑眉头。
  
      “你去死!”翠儿脸红,背后还有夫人和小姐呢。这混账小子竟调戏自己。
  
      正了正脸色,杨开道:“夫人,在下希望昨夜关于我的事情,不要泄露出去。”
  
      夫人一愣,想起了翠儿刚才的大胆推测,心道这难道真是个逃婚出来的贵公子?所以不想暴露了身份?
  
      这样想着,夫?#35828;?#22836;道:“恩,少侠放心,昨夜我们三人只是得高人搭救而已。”
  
      “如此最好。”杨开微微一笑。
  
      不多时,马车便来到了那群挡住去路的人面前。
  
      当先一人抱拳。朗声问道:“敢问?#30340;?#26159;否姜家来人!”
  
      夫人的声音传出:“正是。”
  
      那人大喜,翻身下马,开口道:“小弟苗化成,恭迎嫂夫人!”
  
      说话间,声音已哽?#21097;骸?#19982;姜大哥一别十年。不想竟成永诀,往昔种种。犹如昨日,历历在目!”
  
      车房内,夫人和小姐的呜咽声也传了出来,翠儿更是眼睛红红的。
  
      夫?#35828;潰骸?#36132;弟请节哀。”
  
      苗化成道:?#21543;?#22827;人也切莫太过悲恸。”
  
      一片肃穆悲情。
  
      好半晌,苗化成才道:?#21543;?#22827;人一路劳顿,还请再坚持半日,马上就要到海城了。”
  
      说话间,双目在杨开身上一扫,皱眉不已:“怎地有个小乞儿?”
  
      夫人心思玲珑,三言两语将昨夜之事说了一遍,最后道:“我三人皆不会奴驾马车,幸亏碰上个小乞儿,这才让他帮忙驱车的。”
  
      “这天杀的张定!真该碎尸万段!”苗化成勃然大怒,说罢,又看了一眼杨开道:“小乞儿,你且下来吧。这一路?#37327;?#20320;了。”
  
      杨开应了一声,从马车上跳下。
  
      苗化成冲手下一人使了个眼色,那人走上前给了杨开一锭银子,算是报酬,杨开自然不会?#25512;?#20570;出一副乞丐样,连连道谢接过。
  
      “走!”苗化成让别人替了杨开的位置,这才一挥手,领着一群人朝海城驰去。
  
      滚滚尘烟,杨开站在原地,看到后车窗内有三双眼睛正盯着自己。
  
      心中虽然感伤这姜家遗孀的遭遇,可毕竟只是萍水相逢,日后也多半不会再相见。
  
      追着马车消失的?#36739;潁?#19968;?#23792;?#36902;而去,杨开手上拿着吴老留下的那根马鞭,一边走一边随意挥动,双脚下更是展开身法与之呼应。
  
      半日后,总算是到了地方。
  
      这个城池比乌梅镇要大上许多,不过空气中?#20174;?#19968;股淡淡的腥味,不难闻,反而让人精神气爽。
  
      杨开是头一次来海边的城池,虽然兴奋,可也还是先去买了些?#36335;?#25214;了个客栈暂且住下。
  
      钱财什么的倒不用担心,昨夜发了一笔死人财,数量不菲。

Ps:书友们,我是莫默,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疯狂之七闯关
北京pk10走势图分析技巧 澳门新浪足球指数 广东11选5助手电脑版 大乐透最新期预测 魔王几级可以赚钱 河南快3彩票网 最新联众麻将外挂 球探比分即时比分网篮球 极速快乐十分开奖结果查询 雷速体育直播电子盘 刺激战场官网体验服 24小时上下分捕鱼平台 x新浪体育 11选5 天津快乐10分开奖 网络捕鱼游戏开发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