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炼巅峰 > 第四千八百八十八章 我宁愿去死
    超级大阵的组成,是无数矿星和充斥黑域层出不穷的阵法。
  
      想要破解这个超级大阵,最?#34892;?#30340;办法便是毁去黑域中的矿星,栾白凤此前便是这么做的。
  
      矿星中蕴藏了丰富的修行资源,这些东西属于凌霄宫,可不能随随便便交出去,必须得留下来。
  
      ?#21152;?#33509;的一番据理力争,为凌霄宫争抢到了这些资源的归属权,也免除了黑狱资源被洞天福地瓜分的结果。
  
      这对整个凌霄宫乃?#21015;?#31354;地来说,都是好事,但百年大计的制定,对杨开来说却未必是好消息。
  
      可这个时间也节省不下来。
  
      破解超级大阵需要时间,洞天福地的强者们准备也要时间,最起码,他们需要在自身小乾坤中将玄阴竹培育成一定的规模,如此方能在与墨族的争斗中有一定的抵挡墨之力侵蚀的能力。
  
      ?#21152;?#33509;理解这一点,所以并未加以反驳,因为她知道,在大势面前,自己反驳也没用,如今只能祈祷杨开能坚持到那个时候。
  
      很快,大批大批的开天境赶赴到了黑狱,这些人全都是各大洞天福地从自家宗门抽调过来的人手,每一家都足有数百上千人,个个都是四品开天之上。
  
      整个黑域被划分成了无数块区域,每一家洞天福地负责一块区域,开采?#24378;?#21306;域中的矿星,破解?#24378;?#21306;域中隐藏的诸多阵法。
  
      一颗颗矿星毁灭,无数黑石被开采出来,凌霄宫的人也忙碌起来,将开采出来的黑石收集归纳,再送往星界那边,交由大总管花青丝处理。
  
      囚笼之中,杨开与墨族对峙。
  
      超级大阵的松动,让被囚禁了无数年的墨族?#25351;?#20102;一点自由,这一点点自由?#27492;?#19981;多,但对杨开来说却是极为危险的。
  
      这一点自由,代表着墨族有了一定的反抗之力。
  
      杨开很难想象,这个墨族巅峰时期有多强的力量,即便它自上古时期被囚禁至今,日渐衰弱,所能发挥出来的力量也绝非他能够抗衡。
  
      若不是?#31181;?#25484;握着克制墨之力的大杀器,在这墨族面前,他必定毫无还?#31181;?#21147;。
  
      正是依靠着那足以净化一切的纯净白光,杨开才能苟全性命。
  
      ?#36127;?#27599;时每刻,囚笼之中都传出刺耳的摩擦声,那是墨族在利用自己锋锐如刀锋般的长足切割着秘术锁链的动静,它大概是想将束缚自身的锁链切开,但这锁链的源头乃是大阵力量的显化,大阵?#40644;疲?#38145;?#20174;?#22914;何会松动?
  
      它所做的一切,注定都是只徒劳。
  
      浓郁至极的墨之力,充斥在囚笼之中,唯有杨开所处之地方圆三丈是最后的净土。
  
      他时刻维持着?#31181;?#30340;白光,白光照耀之下,化作无形而坚固的屏障,将墨之力阻挡在外。
  
      虽说有这纯净白光的守护,杨开不虞墨之力会给自己带来的什么威胁,但在这囚笼之中,危险绝不止墨之力。
  
      他?#31508;?#21051;刻保持着警惕之心。
  
      刺耳的摩擦声依旧?#20013;?#30528;,干扰着杨开的思维,一切仿佛如常,但?#24189;?#26080;尽的黑?#25269;?#20013;,悄无声息,却足以毁天灭地的一击倏然袭来。
  
      黑暗成了最好的掩护,直到那攻击?#36127;?#35201;临身之时,杨开才勉强反应过来。
  
      坚硬的龙鳞瞬间浮现在体表处,化作坚固的防护,与此同时,杨开?#31181;?#30333;光光芒大放,借助那一瞬间的爆亮,他看到了一只锋锐的长足朝切割至自己眼前。
  
      杨开匆忙后退。
  
      尽管反应迅速,却依然受伤,体表处覆盖的龙鳞都抵挡不住这?#20570;?#19975;钧的一击,杨开身形跌飞,口喷鲜血,胸腹处一道尺长的?#19997;冢负?#21487;见内里蠕动的内脏。
  
      方才若是再晚上那么一点点,他只怕要被拦腰斩为两截。
  
      身在半空之中,杨开?#31181;?#30340;白光便被轰出,犹如太阳坠落,直直地?#19981;?#22312;墨族那庞大的身躯上。
  
      凄厉的?#21307;?#22768;响起,墨族痛呼之时,口中咒骂不断,叫嚣着早晚有一日要将杨开碎尸万?#21361;?#35201;他永世不得超生。
  
      杨开充耳不闻。
  
      最初遭遇这种事的时候,他?#22815;?#36319;墨族对骂几句,但这样的事情发生的多了,他也就习以为常了。
  
      身处在这囚笼之中,一人一墨族似被整个世界遗忘,彼此相伴,却如生死仇敌一般,偷袭与反偷袭?#36127;?#38543;时上演,每一次都是两败俱伤的结果。
  
      最初的时候,面?#38405;?#26063;的偷袭,杨开还?#34892;?#38590;以招架,但随着时间的流逝,他已经逐渐熟悉的墨族的攻击方式,也有了应对之策。
  
      即便墨族不来偷袭他,他也会?#19968;?#20250;偷袭对方。
  
      净化之力是?#24895;?#22696;族很好的手?#21361;?#27599;一道净化之力都能消磨掉墨族的一些力量,杨开想要活命,就不能留给对?#20132;指?#30340;机会。
  
      为此消耗的黄晶和蓝晶已经为数不少,他却懒得去计较。
  
      黑?#25269;?#20013;,交锋过后的两人心有灵犀的默默养伤,?#22303;?#26041;才叫嚣着要将杨开碎尸万段的墨族,也逐渐安静下来。
  
      只有锁链不断被摩擦切割的声音响起。
  
      又有一首莫名的歌谣轻声响起。
  
      很难想象,如墨族这样的存在,竟然会唱出这种曲调优美的歌谣,没有什么言语,墨族只是轻轻地哼着,也不带半点诡异的力量。
  
      但这歌谣听在耳中,却给人一种及难形容的宁静,仿佛回归?#22235;?#32974;之中,能追溯生命的本源。
  
      “你会唱吗?”墨族忽然停下歌声,开口问道,“会的话唱一首来听听。”
  
      “不会。”杨开言简意赅,“会也不唱。”
  
      墨族清脆悦耳的笑声响起:“反正闲着也是无?#27169;?#24635;得找点事情打发时间吧?”
  
      “那你继续唱,我听着。”
  
      “这样我不是吃亏了?我乃王族,可没有给奴隶牲口歌唱的习惯,那是你们奉承我们的手段。”
  
      杨开眉头微微一皱。
  
      这段时间与墨族朝夕相处着,对方一直提起什么王族,又说什么奴隶牲口,让他?#24187;庥行?#22312;意。
  
      “墨族还分三六九等?”杨开问道。
  
      黑暗中的墨族轻笑着,仿佛情人的呢喃:?#26263;?#28982;,墨族之中等阶森严,可不像你们这些牲口这般没有秩序。?#34892;?#26063;人自出生便高高在上,?#34892;?#26063;人天生低贱,我是王族,天生便是。”
  
      “王族应该是很高贵的等阶吧?王族之下呢?”
  
      “王族之下啊……”墨族拉长声音,卖了个关子,呵?#20999;?#36947;:“唱首歌听听就告诉你。”
  
      杨开果断拒绝:“不会唱!”
  
      ?#20843;?#20415;唱,你想知道墨族的情报,我都可?#24895;?#35785;你,但这些情报也不是白得的,你得有所付出。不要觉得为难,在很久很久之前,你们当中只有歌声最美妙的少女,才有资格在我面前献唱。”
  
      “那我可不胜荣幸。”
  
      墨族不再多言,刺耳的摩擦切割声一直?#20013;?#30528;。
  
      杨开硬着头皮哼了起来,抱着舍身饲虎的心态,哼的是曲华?#35328;?#32463;在他面前哼过的曲调。
  
      不过一会儿,墨族便打断了他:“够了!你哼的可真够难听的,我切割锁链的动静也比你的歌声美妙。”
  
      黑暗中,杨开微微?#34892;?#33080;红,却是耸耸肩道:“我跟你说过的。”
  
      “女人总是有好奇心的。”墨族的话语中满是俏皮的味道,好像在撒娇,杨开却是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主要是将这个声音与墨族的形象联系到一起,感官上?#34892;?#38590;以接受。
  
      为了让自己心里好受些,杨开忽然身形晃动,整个人一下子来到?#22235;?#26063;的身后,?#31181;?#30340;光芒骤然大放,一道耀眼白光轰然朝墨族袭去。
  
      那光柱所过,黑暗?#26494;ⅲ?#29408;狠地轰击在墨族的后背上,直接在?#25250;?#30041;下一个巨大的坑洞,黑暗的力量如鲜血流淌,墨族疯狂尖叫,唯一获得自由的长足也不再去切割锁链,而是化作索命的利器,朝杨开当头罩下。
  
      杨开早已退了回去。
  
      墨族的尖叫咒骂?#20013;?#20102;一会功夫,翻来覆去就那几样词汇,毫无新意,杨开听的耳朵都快起茧了。
  
      这一下偷袭让墨族恼怒万分,气的足足数日没有理会杨开。
  
      直到数日后一次反偷袭成功将杨开重创,她才笑的不可开交,心情总算美妙起来。
  
      她居然还记得上次的话题,而且很守信地履行了诺言。
  
      “墨族之中,王族为尊,王族之下,便是域主,其次是领主,领主之下便是普通的族人了,每一阶层对下一阶层都有绝对的生杀予夺的权利。”墨族缓缓道来,杨开侧耳倾听。
  
      “这么说,你的身份很尊贵?”
  
      “至高无上!”墨族的声音透着难以言喻的骄傲。
  
      “依然被囚禁在这里无数年!”杨开的话语犹如尖刀,狠狠扎在墨族的心坎上。
  
      她暴怒道:“还不是你们这些天生反骨的牲口,佯装温?#24120;?#23454;则暗藏祸?#27169;?#26089;晚有一天,墨族会将这三千世界再次化作?#33080;。 ?br/>  
      杨开顺着话接了下来:?#20843;?#35828;这牲口的事。”
  
      墨族嘻嘻娇笑着:?#30333;?#19981;能全是我说。”
  
      “我再唱首歌给你听?”杨开提议道。
  
      “我宁愿去死!”墨族沉声道。
疯狂之七闯关
新浪体育台 玩福彩3d如何少走弯路 内蒙古快3中奖规则 老时时开奖走势图360 航海世纪赚钱任务 教育书店赚钱吗 90win比分网 190即时指数 pk10牛牛预测 app彩票软件哪个正规 海王捕鱼官网下载 新疆时时彩 全天pk10人工在线计划 广州股票配资 北京塞车pk10计划软件安卓 重庆快乐十分开奖记录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