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三国之山贼 > 第一千四百八十八章 《只因为爱上?#22235;恪?

第一千四百八十八章 《只因为爱上?#22235;恪?/h1>

这仿佛有摧枯拉朽力量的雪崩竟然将雪山脚下一大片森林树木?#39057;?#22312;地上,然后又被皑皑白雪覆盖住了,那仿佛蛇身一般的蛇叶时而在白雪中露出。
  
  放眼望去,那从雪山崩塌下来的白雪,就仿佛在极速中被冰冻住的大河一般,在森林的边缘停歇了下来。
  
  就在雪山脚下,就在森林边缘地带,那巨大的雪堆,就仿佛是有人刻意堆砌而成的,直与森林边缘参的树木一般高矮,而就在雪崩止步的边缘地带,那同雪堆一般高矮的树冠上,在微风中婆娑的蛇叶就仿佛像是在迎?#26377;?#29983;命的精灵一般,在风中,在还未消散而去的白雪雾中,正舒?#26874;?#23427;极其华美的身姿。
  
  如果你眼中认为这世界有堂的存在,那?#21019;?#21051;的景色,就仿佛就是堂,那白雪皑皑,在阳光中泛射的光芒,就仿佛堂挥洒下来的光;如果你认为这世界上有造物主惊世骇俗的表演,那么这一场雪崩造就的神话,就是造物主像是风一般的手,信手捏来的奇绝而壮丽的景观;如果此时不是刘菱心中有难以割舍下的情怀,或许他会沉迷这美景当中,流连忘返,直?#25509;?#36828;永远。
  
  可这世界真?#34892;?#23545;?#40644;?#20182;,在雪崩之后的美景中,他竟然深深的昏迷,是的,也许就将他这昏迷称之为沉醉更好一些,因为只有让他从痛苦中暂时地摆出来后,他才可能暂时麻痹自己,摆出那剪不?#20384;?#36824;乱的思绪。
  
  就如同大多数人在书?#34892;?#23481;的那样,时间是流沙,而涓涓溪流仿佛是带走时间的主体,因为在?#34892;?#39286;书中,常常以河流裹卷流沙而形容时间匆匆来过,又匆匆悄无声息地逝去。
  
  这就有了,莫?#35748;校?#31354;悲切白了少年头的名句,而时间正仿佛这句中的那样,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是的,时间就仿佛捉不着,摸不到的空气,只在刘菱昏迷时便流走了。
  
  这时的空,那里又有湛蓝湛蓝的模样?#31185;?#40657;的夜空中,早就群星璀璨夺目,那一轮弯弯的月亮就仿佛李清照笔下的吴?#24120;?#24403;谈及这里时,又?#25381;?#24471;让人畅想起她的诗句来,男儿何不带吴?#24120;?#21435;取关山五十州。
  
  是的,这空的月亮,就仿佛那闪?#20142;亮?#30340;吴钩一般,在群星中熠熠生辉,充满了凄美绝伦的美丽景象。
  
  可这空中虽然如画,可这色终究是漆黑一片,就连伸出五指也看不到一点的影像,而与此同时刘菱却在紧挨着的一颗参大树的雪堆上直挺挺地躺着,处在昏迷之中的。
  
  在他四周的白雪,似乎也为刘菱的不?#20197;?#36935;感觉到难过,在白雪上幽幽的光芒,仿佛一双温柔的手在抚平刘菱受赡心灵,抚慰着他的坎坷经历。
  
  对于昏迷中的刘菱来,如果人生中可以重新选择一次,他绝对不会再走上这样一条王霸之路,至少在他心里认为,王霸之路,付出的牺牲太过,终究是要有常?#22235;?#20197;企及的狠厉,之所以有这样的真切想法,是因为,刘菱知道他的心竟像是水一般,一碰触到深处,便就会哭了。
  
  随着夜色深沉,这刘菱终究还是从昏迷醒来,当他第一眼看向空中的群星时,他竟恍恍?#20415;?#22320;看到在漆黑空上的群星中竟然浮现出万年公主俊俏的脸庞,可就在这时,刘菱终究是忍不住内心深处感情流露。
  
  恍惚间看到在群星中浮现出万年公主的脸庞,刘菱双眼竟然流淌出来泪水,而他的心绪也在此时异常的复杂。
  
  无论怎么想,他都觉得自己对?#40644;?#19975;年公主,要不是因为自己的懦弱,万年公主绝对不会有今的结局。
  
  由于情绪比较激动的?#20498;剩?#21016;菱在心里面,默默念叨起这样的一首诗。
  
  有?#22235;?br/>  
  这夜色已不黑
  
  仿佛间
  
  漆黑空中的群星浮现出你的脸
  
  我的爱人
  
  我的爱
  
  你可知道——
  
  ——我愿将真心掏出来给你
  
  那是红红的、跃动在我手掌上的我的心
  
  尽管这一刻我因为激动而哭了
  
  可?#19968;?#26159;爱你
  
  (衣慈·只因为爱上?#22235;悖?br/>  
  念叨着诗时刘菱的泪水像是泉涌一般流淌而出,在皎洁的月光之中,这仿佛泉涌一般的泪水,就像是串连在他脸上,晶莹剔透的珍珠一般?#20142;痢?br/>  
  与此同时,在刘菱意识模糊之际,他竟看到在漆黑夜空上群星中浮现出万年公主的脸庞,再对着他笑。
  
  刘菱又怎么能看到万年公主?#36816;?#31505;,在他的心里,有一万个对?#40644;?#35201;?#36816;?#29978;至在他的梦里,这一声对?#40644;穡?#20223;佛就有千斤一般的重,直压得他在许多次的梦里喘?#36824;?#27668;来。
  
  他真的好想表白,对万年公主一声,寡人真的好爱你,而你走的那么快,让寡人连一句对?#40644;?#20063;没来得及。
  
  这几乎是刘菱难以忍受的一个时刻,甚至在每一次的呼吸间,他都能感觉到气管中暴露出的巨大疼痛,这种痛,甚至让他无时无刻不感觉到窒息。
  
  可这仅仅是他痛苦缘由的冰山一角,每当刘菱想起,此刻的万年公主尸体正躺在冰冷的水潭中,随着从地下?#31455;?#27969;淌而出的冰水在微微漂浮着,他的?#26408;?#20223;佛被刀搅动了一般痛。
  
  这种痛,使他痛?#25381;?#29983;,甚至在痛得极其厉害的时候,他仿佛已忘了自我,脑海中总是浮现出这样的一句话,公主,寡人对?#40644;?#20320;,公主,寡人对?#40644;?#20320;,可每当这样的一句话反反复复出现在刘菱脑海时,他总会莫名其妙的暗自神伤。
  
  刘菱知道身为一个男儿身,应当自强,就在每每流泪之时,他总是要?#24794;?#24320;众饶目光,纵然是心如刀绞,纵然早已五内俱焚,可他还是要强颜欢笑,来掩饰自己心中的痛苦。
  
  可就在看到群星中浮现出万年公主的笑脸笑到最后?#27704;?#22914;花,这刘菱终于还是愁苦地笑了,与此同时他缓慢地伸出手去,想要抚摸群星中万年公主浮显出的脸庞,可他的手一伸出,他就发觉到自己的手臂仿佛有千斤重一般,使得他抬?#40644;?#26469;了。
疯狂之七闯关
3d试机号1750 北京pk10开奖直播视频 全球股票指数stock 红包麻将一元提现 北京赛车pkio全天计划 古墓丽影 世界杯20号比分预测 上海十一选五c赛 广东36选7开奖结果查询今天 在线理财平台 球探篮球即时比分009 十一选五陕西走势图 东北麻将打1元怎样算账 云南十一选五机选一注 排列7开奖号码查询 内蒙古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