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禁区猎人 > 第三百八十六章 你很特别
神农架某处,苗成云估计是东边的一个地方,自己总算被放下来了。
  
  跟林朔通完那个电话之后,?#24049;?#20102;在原地等,不出五?#31181;櫻?#33495;成云就觉得周围情况不对。
  
  天上一头巨雕掠过,云家的九大护道人,人就这么站着,脑袋垂下来,不动弹了。
  
  深更半夜来这么一出,这不禁令人毛骨悚然。
  
  一看到这个情况,苗成云的第一反应就是跑。
  
  他是个识货的,这应该就是“九阳傀儡?#20445;?#26159;云家传承第三境的能耐。
  
  云家传承前三境的秘术,分别叫做三尺定魂、真言化实、九阳傀儡。
  
  老爷子苗光启跟自己说过,这“九阳傀儡?#20445;?#26412;质上是“三尺定魂”的进阶。
  
  “三尺定魂?#31508;?#19968;种神念?#31181;?#26415;,切断对象意志跟肉体的联系。
  
  “九阳傀儡”则是一种神念操纵术,直接以神念接管对方的肉身。
  
  同时这种接管的对象是没有限制的,只要炼神的修为差一些,都会被云家人的这手绝技操控。
  
  不过这世上的猎人,但凡能耐到了九寸,就算不炼神,也都是意志坚韧之辈。
  
  他们的意志肯定会抵抗,操控起来必然不那么顺手,离真正的傀儡,在效果上是有差距的。
  
  最好的操控对象,就是云家自己的九大护道人。
  
  云家九大护道人实际上就是赘婿,本身是孤儿。
  
  他们早在孩提时期就被云家人挑中收养,然后云?#19968;?#32473;一份适合他们天赋的传承让他?#20999;?#28860;。
  
  而除了这一份要么借物要么修力的传承之外,在这些孩子修为进?#20154;?#21033;,成为九大护道人候选之后,云家就会另外给一份炼神传?#23567;?br/>  
  这份炼神传承,可不是云家的主脉传承,没有悟灵的要求,也没有云家主脉传承那些神乎其神的效果。
  
  这份传承说是可以稳固神魂,当然确实也有这个作用,但更重要的是,配合云家主脉的炼神传?#23567;?br/>  
  这原理苗光启打过?#30830;劍?#23601;跟插头和插座的一样。
  
  如果说云家主脉的炼神传承是插头,那么这份给护道人的炼神传承就是插座。
  
  插头插座一?#20185;希?#37027;么无论是三尺定魂还是九阳傀儡,特别好使。
  
  这个情况在云家内部,原本不算太大的秘密,无论是云家主脉传人还是那些护道人,都是知道的。
  
  反正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外人说不上什么。
  
  可自从唐宋之后,悟灵成功的云家主脉传人越来越少,慢慢地,有个问题就浮现出来了。
  
  主脉传人往往是断档的,所以在绝大部分时候,云家内部的主要战力就是护道人,而不是主脉传人。
  
  主弱仆强,这不是什么好事儿。
  
  所以这个事情,在云家内部就不提了,最近几代的护道人,都不知道这里面的蹊跷。
  
  苗光启能知道这个机密,那还是查阅古籍推测出来的。
  
  后来他也向云秀儿求证,这位云家传人?#31508;?#40664;认了。
  
  就是因为这个情报,让苗光启彻底断绝了把苗成云送进云家?#34987;?#36947;人,偷师云家传承的念头。
  
  苗成云自然也知道这回事情,如今一看白领?#36816;?#20204;的状况,心里就咯噔一下,明白这几位爷已经着道了。
  
  自己神智还清楚,那是因为没练云?#19968;?#36947;人的炼神传承,插头插座不配套。
  
  那个传说中的马逸仙,就在附近。
  
  打肯定是打不过的。
  
  如果传闻属实,那么这个马逸仙就是个接近四百岁的老怪物,从目前的状况判断,他身上起码是云家主脉传承三境保底的修为。
  
  当年林朔的母亲云悦?#26576;?#20837;江湖的时候,也是这个境界,那是打遍猎门无敌手。
  
  如今这世上,可能也就自家老爷子?#23383;粒?#25165;能跟这马逸仙一较长短。
  
  自己目前这点水平,那还是不要挣扎了。
  
  开溜的念头刚一起来,很快?#30452;幻?#25104;云生生给摁了下去。
  
  他判断出来了,跑不掉。
  
  马逸仙肯定在?#25269;?#30447;着,目前九大护道人都已经被控住了,不用马逸仙亲自追,这九位爷苗成云就跑不过。
  
  一念及此,苗成云福?#21015;?#28789;,又想出来一个主意。
  
  他慢慢把脑袋垂了下去。
  
  这会儿开溜,肯定不?#23567;?br/>  
  自己不如先装成被控制的样子,然后等合适的机会开溜。
  
  反正马逸仙最近几百年都在神农架里深居简出,自己则在老爷子的羽翼下一直?#25269;行?#21160;,直到最近的平辈盟礼上,这才算浮出水面。
  
  马逸仙应该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路数。
  
  换位思考一下,在马逸仙眼里,自己也是个云?#19968;?#36947;人,脑袋里按着插座呢。
  
  所以被九阳傀儡一下子被控住,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虽然“九阳傀儡”这个命名,其中的九阳,其实就是奔着云家九大护道人去的,可傀儡术这种东西,多一个少一个问题不大。
  
  自己这第十个傀儡,马逸仙应该不会过分注意这点小细节。
  
  打定了这个主意,苗成云站在原地没动弹,学着其他几个护道人的样子,?#26874;?#33041;袋,同时把耳朵支起来,细细地听着周边的动静。
  
  就这么等了一会儿,马逸仙一直没露面。
  
  苗成云不知道这人葫芦里卖得什么药,大气不敢喘,眼观鼻鼻观心,脑袋死死地?#26874;擰?br/>  
  又过了一会儿,他只觉得天上一阵狂风大作,随后两边肩膀一紧,自己已经被什么东西给抓了起来,身子一下子就腾空了。
  
  自?#21644;?#19978;有什么,苗成员不知道,也不敢抬头去看。
  
  不过他眼神上瞟,倒是看到了其他护道人脑袋上有什么。
  
  这是一群巨型的金雕,每一头翼展都在六米开外。
  
  这些金雕的脚爪抓着云?#19968;?#36947;人的肩膀,一下子拎起来,轻轻松松就上天了。
  
  苗成云目前的一身能耐主要就是修力,俗?#20843;?#21147;从地起,这脚下这一腾空,他心里就慌了。
  
  而且这群巨鸟的飞行速度极快,他只觉得耳边风声不绝,口鼻呼吸都?#34892;?#22256;?#36873;?br/>  
  一挣扎那就?#26029;?#20102;,苗成云这会儿不敢,只能这么忍着,心里是七上八下。
  
  就这么被抓着飞了大概有五六?#31181;櫻?#33495;成云只觉?#38376;?#36793;有个什么东西掠了过去,一下子就到自己前面了。
  
  这会儿月黑风高,视线极差,苗成云只隐隐约约看到,有一头体型更大,翼展在十米左右的金雕正在前面飞着。
  
  上面站着个人,腋下住着一根拐杖。
  
  马逸仙露面了。
  
  苗成云赶紧把目光收了回来,继续?#26874;?#33041;袋。
  
  虽然心里?#34892;?#24908;,不过这会儿苗成云脑子还是清楚的。
  
  他知道这马逸仙把自己这群人控制住,肯定是有目的。
  
  这应该不是绑架,他不是向林朔去要赎金的。
  
  就算去要赎金,那也要不到。
  
  林朔这小子的家庭地位比自己还低呢,一个月零花钱才两百。
  
  马逸仙控制住云?#19968;?#36947;人,甭问,就是用来对?#35835;?#26388;的。
  
  这九位爷跟林朔都沾着亲戚,其中白经略干脆就是林朔的外公,这样林朔动起手来肯定投鼠忌器,放不开手脚。
  
  既然是这个情况,那自己干脆就别想着开溜了,索?#32422;?#32493;混着。
  
  回头跟林朔遇上了,自己来个里应外合,打马逸仙一个措手不及。
  
  要是自己把这个事情办下来了,那就太漂亮了,这以后出差的餐标,怎么说也得一顿三百。
  
  对,一分钱都不还价,必须三百,他林朔还不准抽成。
  
  心里转悠着这些念头,苗成云稳了稳心神,然后又发现情况不太对。
  
  从天上的星象来看,这群金雕飞行的方向,应该是往东的。
  
  林朔之前在电话里说了,他人在南边不远。
  
  这方向不对,敢情这马逸仙没想着马上就去跟林朔动手。
  
  那这事儿就悬了。
  
  自己还要混多久?
  
  这种鱼目混珠,短时间或许可以,长时间肯定不行啊!
  
  这不是把脑袋别裤腰带上了吗?
  
  想到这儿,苗成云心里又开始乱了。
  
  得加钱!
  
  餐标五百才行!
  
  一边用这个理由安慰着自己,苗成云隐隐约约地看到,脚下的地面已经越来越近。
  
  这群金雕看样子快要降落了。
  
  他赶紧看了看周围的地形,发现这是一片四面?#39134;?#30340;山谷。
  
  距离地面大概还有十来米,肩膀上金雕的爪子一松,直接把人丢了下去。
  
  十来米的高度,对于苗成云来说当然不叫事儿。
  
  他下意识地落地屈膝,然后顺着势头往前一个翻滚,稳稳地站了起来。
  
  这一站起来,苗成云这就傻了。
  
  因为他发?#21046;?#20182;九个护道人,是直挺挺落地的,膝盖微微一弯这就站住了。
  
  这群?#19968;錚?#27809;有往前翻滚?#35835;?#30340;动作。
  
  他们这种落地方式,费膝盖不说,还等于把自己给卖出来了!
  
  马逸仙这会儿也从巨雕上下来了,就落在苗成云眼前。
  
  这个身穿白布长衫、肩膀上挂着一个青布褡裢的男人,冲苗成云微微一笑:
  
  “年轻人,你很特别嘛。”
  
  ……
疯狂之七闯关
广西11选5 手机麻将外挂试用 中巨奖的征兆 虚拟币怎么赚钱软件 微信捕鱼达人怎么充值卡充值不了 下载波克单机军棋翻翻棋游戏 北京pk10最稳定玩法 大学毕业可以考什么证赚钱 什么叫百搭麻将 网球比分 大乐透2008年开奖 在杭州开网店赚钱吗 全民欢乐捕鱼礼包兑换码领取 广西快乐双彩 助赢计划软件不准了 德国赛车开奖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