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国求生手册 > 第134章 箪食壶浆居安思危
    为了掩护舟船走水路奇袭平丘,颜良自将了两千人大张旗鼓渡过济水,做出一番要攻打封丘的样子,把封丘城中的守军吓得一惊一乍,连忙遣使往南边的小黄、浚仪、陈留等地求援。▲-八▲-八▲-读▲-书,◇o≧
  
      但颜良在渡过济水后,却没有立刻往封丘去攻,反而沿着济水散逸开来,遮绝住封丘北面济水河岸,不让封丘城里的曹军游骑发现有大量舟船沿着济水东进。
  
      待到舟船全部行过后,这股疑兵才大摇大摆地重新回到济水北侧,沿着济水去追赶前头的?#28216;欏?br/>  
      虽然在前一天,颜良会同王脩、毕齐、张斐、隗冉、颜贮、仇升等人商议了大半天智取平丘的方略,但他毕竟不太放心,尤其是这是讨逆营开拔后的第一场战斗,显得尤为重要。
  
      他在虚?#25105;籷iang之后,立刻返回北岸马不停蹄急行军往平丘而去,路上倒是曾经收到仇升遣人来告知一切顺利的消息,让他稍稍安心,但仍旧没有停?#24405;?#36895;前进的步伐。
  
      但当颜良?#21561;?#24179;丘城外时,发现城中早已经变了天,把守城门的守卫已经换成了讨逆营的将?#27994;?#32780;城里城外丝毫不见曾经战斗过的痕迹。
  
      由于颜良?#21561;?#21313;分迅速,城中的毕齐、仇升等人也刚刚才得到消息,只?#21561;?#21450;到城门处迎候。
  
      而城中百姓也在官吏和大族的带领之下,站在城内的道路两旁,手中各自牵着猪羊,扛着米粮,端着瓜果,提着酒浆,很有一副箪食壶浆的味道。
  
      见此情?#21361;?#39068;良终于大大吐出了一口浊气,把始终悬着的心放了下去,总算是拿下了个开门红。
  
      毕齐、仇升与颜枚三人站在?#28216;?#26368;前,而比颜良先到一步的隗冉、昌琦等人都很自觉地退后了一步,?#39068;?#33635;耀的一刻让给了今天智取平丘的大功臣。
  
      颜良此刻那是相当的高兴,隔着?#26174;?#23601;笑道“毕君、德升、伯举,汝等干得漂亮!”
  
      毕齐谦道“都是将军筹划之功,指挥得当,吾等只是依计施为罢了。”
  
      颜良摆摆手道“此话大谬,此番筹划本就是众人之力,绝非我一人之功,且我远在数十里外,又哪能指挥什么,还须得仰仗汝等临机应变,才能不动一刀一qiang拿下平丘,汝等须是首功无疑!”
  
      被颜良这么一通夸奖,所有参与此事的人员全都与有荣焉,兴高采烈地拥簇着颜良入城。
  
      站在讨逆营众将身后的是陈正、徐闻等平丘县吏,先头徐闻?#21561;?#21439;寺后,陈正自告奋勇表示愿意劝说徐闻反正,毕齐、仇升见形势已经尽在掌握,便也任?#27801;?#27491;发挥,能劝说成功那是更好,?#23433;?#20102;也无伤大雅。
  
      陈正不仅观察力细致,口才也很是便给,一番因势利导的说辞之下,本就没多大主见的平丘尉徐闻就彻?#36861;?#26381;帖帖。
  
      县丞、县尉两个流官主动投效之后,?#20999;?#26412;地士族大?#22812;?#25104;的掾吏们则更容易摆平,只需要告诉他们袁大将军的属下数千人已经?#21561;?#24179;丘,一切以家族利益为先的本地家族们毫不犹豫就表明了态度,没有人会和明晃晃的暴力机器作对。
  
      而且,与原先假装的“守平丘令”前来时的待遇不一样的是,得知讨逆将军颜?#25216;?#23558;亲临平丘,?#20999;?#20010;大族宗主?#36861;浊?#33258;出动,动员城中百姓带上物资?#21561;?#22478;门处?#38431;?#29330;军。八八读书,2√3¢o
  
      陈正在人群前头,自然是听见了毕齐和颜良的对答,他对于毕齐的马屁那是相当不?#36857;?#20294;听到颜良的回答后却若有所思。
  
      他本以为颜良这等统兵大将即便谈不上?#33268;常?#20063;必然?#34892;?#33258;矜,但面对毕齐的马屁居然一概不受,将功劳全部安在了下属身上,这胸襟气度就大为不凡。
  
      正在胡思乱想间,颜良已经见着了排班列队的城中官员百姓代表,他连忙翻身下马,立刻在脸上堆出一片?#28937;?#30340;微笑来。
  
      陈正等人连忙迎前两步,躬身道“我等恭迎讨逆将军。”
  
      颜良上前一一将他们扶起,然后正色道?#25226;?#19979;朝中曹贼?#25300;?#29579;室,败法乱?#20572;?#35803;?#27605;?#33391;,发丘破棺,无恶不作,为人神所共愤。幸得天下尚且有柱石之?#36857;?#24863;于社稷崩毁在即,欲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于将倾。我冀青幽并四州奉大将军之命,尽发三十万百战之师,以堂堂之阵,扬正正之旗,举武扬威,匡扶社稷。如今大军兵锋已入?#20030;穡?#20811;复许都计日可待,吾亦奉大将军之命,率万人偏师东巡兖州,拨乱反正,绥靖地方,但凡沿途郡县愿意反正者,皆善加对待,若?#22312;?#39037;不灵,附逆曹贼者,则一概?#25343;稹!?br/>  
      颜良这一套冠冕?#27809;?#30340;话说出来,还是相当震撼人心,这些官员百姓们哪里分辨得清谁忠谁奸,但听说有三十万大军前来,那自然是忠得不能再忠了,尤其是这些兵都到了自己家门口,那更是大大的义师。
  
      于是乎官员和本地世家大族们?#36861;?#19971;嘴八舌应和着表着忠心,唯恐被当成附逆曹贼的冥顽不灵者给顺手?#25343;?#20102;。
  
      颜?#32423;?#36825;些世家大族的嘴脸早有预料,刚才也是故意恫吓他们一下,好让他们乖乖地配合自己,莫要给自己添?#25671;?br/>  
      不过当快要越过面前人,走向夹道?#38431;?#27827;北义师的百姓们时,仇升走到颜?#24524;?#26049;,指着陈正附耳说了两句。
  
      颜良的脚步没有停下,只是随口?#29677;蓿?#20855;体是如何情?#21361;俊?br/>  
      仇升便亦步亦趋跟在颜良边上,把他们从济水下船后的经历一一说了,其中着重说了他观察下县丞陈正的表现。
  
      待到全数听完,他们也已经走到了县寺门口,颜良原本以为陈正不过是小有急智,但仇升越说下去颜良越是惊讶,能?#36824;?#23519;到一些非同寻常的蛛丝马迹,然后?#39068;?#20123;线索全数结合到一块儿猜测出事情的真相,并且能决能断,遇事不怵,口才还便给,此人不一般呐!
  
      颜良想着从没听说过有叫陈正的人物,难不成是颍川陈氏的子弟,便问道“此人是哪里人氏?可是高门子弟?”
  
      仇升答道“此人乃是交址南海郡人,想必非是什么高门子弟。”
  
      “南海郡?嘿,有点意思。”
  
      虽然颜?#32423;?#38472;正的作为?#34892;?#20852;趣,但他现在可没空去理会一个尚且无足轻重的小人物,拿下入兖州后第一仗的他有更多更重要的事情急需处理。
  
      在平丘县寺中,颜良再度召开了军议,讨逆营的所有中阶以上军吏尽皆参会。
  
      当所有人都到齐之后,颜?#24524;?#24773;严肃地说道“今日能够不动一刀一qiang拿下平丘,固然可喜。不过,这也意味着,我讨逆营真正的艰?#31449;?#35201;来临了,还望列位好生警醒,莫要被眼前的胜利给?#26432;?#30340;双?#27994;?#20197;致于在以后行差踏错,置自身、置大军于危殆之?#23567;!?br/>  
      此番孤军深入兖州,是用偏师去攻击曹军防御薄弱的郡县,一着不慎很容易陷入曹军的包围之?#23567;?#31532;一战固然轻松拿下,但颜良绝不希望全营上下陷入盲目乐观之中,而失去了危机意识,故而在军议一开?#36857;?#23601;给大家泼起了凉水。
  
      可惜颜良的警醒之词却未必为大家所接受,虽然张?#36710;?#32769;?#27801;种?#30340;军吏若有所思,但如昌琦这等鲁莽之辈却?#34892;?#19981;以为然,在他们看来兖州诸城都只有数百孱弱的郡县兵,即便是正面强攻也是手到擒来,有何危险。
  
      颜良将属下们的神情都看在眼里,见有人似不以为然,便说道“进武,你?#21307;?#36523;后打探的消息说与大家听听。”
  
      隗冉出列道“封丘城内的曹军斥候虽被我军驱赶,但我军撤回济水北岸后,曹军斥候复出来觇视,在我大军往平丘东进后,也有小股曹军游骑渡河来探,虽被我军游骑击退,但已然知悉我军动向。另平丘城?#19979;?#22836;对岸,也发现了零?#36963;?#20891;探哨的踪影,只是未敢渡河过来。”
  
      “甚好,进武仍需多多留心敌情,若有余裕,也可遣些人渡河查探,不使曹军轻易探知我军动向。”
  
      “诺!”
  
      “陈留太守夏侯渊非是庸人,看其在封丘的布防便知,封丘守将虽不欲与我军在城外纠缠,固守城池,然我军退却之后?#40723;?#31435;刻遣人出城查探,亦是个不畏首畏尾之辈。”
  
      “我料此刻我军取平丘一事,已然被夏侯妙才知悉,以东郡、兖州之重,料其不会坐视我在其境内肆虐,则其必然要前来驱赶我等,届时,或可有一番恶战。”
  
      颜良这番分析的本意是想要告诉手下的军吏,大战一触即发,莫要轻忽,但“讨死军候”昌琦可不是个脑回路一般的?#19968;錚?#20182;立刻凑了出?#21561;饋?#23558;军,这回若是那什么夏侯渊前来,定要派?#39029;?#25112;,今日我坐了半天船,人都坐晕了却没捞到仗打,却也太是蚀本。”
  
      要说济水虽然不比黄河、长江的水流湍急,但对于不会水,并且?#34892;?#26197;船的昌琦来说还是?#34892;?#20026;难,这一个多时辰的船坐下来坐得他脸都白了。
  
      颜良看了一眼这个鲁莽的?#19968;錚?#35828;道“届时要渡河去战,你也行么?”
  
      昌琦一听说要渡河眉头就拧了起来,但犹自不肯放弃道“渡河便渡河,某也不在怕的。”
  
      颜良不在理睬这个混不吝的?#19968;錚?#36716;头问道“休武,县中籍册、库房可曾收下清点过了?”
  
      张斐答道“回禀将军,县中已然将籍册、库房尽数?#24179;?#32473;末将,末将正在安排人手清查盘点。”
  
      “甚好,库中钱粮可有宽裕?”
  
      “平丘丰饶,钱粮都不缺,只?#36963;?#36156;为了备战,多调兖州各县粮秣往南储存,去岁的陈粮已经全数运走,今年的新粟和新麦刚刚入库,还来不及运走。”
  
      如今正是七月末,六?#36335;?#25910;割的麦子和七?#36335;?#25910;割的粟米都刚刚晾晒完交了田税,曹操在兖州收的田税可不止是汉朝明文规定的三十税一,经过各种名目的税赋加上去后,普通老百姓的?#23548;?#30000;税已经达到了十?#23736;?#30340;程?#21462;?br/>  
      就这个税率还得是百姓们自己的田地,若是?#34892;?#22320;方的军?#20572;?#37027;更是十?#25300;?#20845;,只余下勉强可够来年播种的种子以及口粮。
  
      这都?#36963;?#23391;德这几年连续转战多地给闹的,大量的军费压力,不得不从民间大?#20142;?#36130;维持。
  
      也幸好颜良这一回前来兖州挑了个好时间,夏粮刚刚收获,而曹操还来不及将这些粮食运走。
  
      颜良心知袁曹双方在官?#19978;?#36824;要再相持两三个月,这仗迁延得越久,双方粮草补给上的压力就越大,袁绍的底子稍许好一些,可以从冀州大规模运粮到乌?#19981;?#20648;,而底子稍差一些的曹操就更为艰难。
  
      而官渡之败,也?#21069;?#22312;乌巢被烧,广大将士得知粮草无继,心中惊?#35752;?#19979;才导致军心溃散,若是得知粮草无虞,怎么也轮不到瞬间逆转。
  
      既然自己已经?#21561;劫?#24030;搅浑这摊子死水,颜良就没想过给谁留面子,他说道“新粟新麦的味道甚好,咱们就不用给曹孟德留下了,全数运走吧!”
  
      张斐问道“可是要运去乌巢故市?”
  
      “那却不必!”
  
      “那是要运去何处?”
  
      颜良心说开什么国际玩笑,?#35828;?#20044;巢好给曹操一把火一起烧了么,有这个?#34892;模也?#20250;自个儿留着吃喝?
  
      颜良寻思翻开随身携带的兖州地?#36857;?#30475;了一看平丘附近,顿时有?#24605;平希?#35828;道“此事还得仰赖毕府君多多协力。”
  
      毕齐心道这运粮又关自己什么事情,只无奈答道?#23433;?#30693;将军有何?#24895;溃俊?br/>  
      “平丘过濮水便是燕县地界,再往北便?#21069;?#39532;,我欲将此处之粮运去燕县、白马,正需毕府君多加配合。”
  
      毕齐一听这是要运去东郡,虽然他也?#34892;?#19981;太明白颜良为什么舍近求远,但对于他可是大好事,不但自己可以离开颜?#21152;?#20013;去东郡赴?#21361;?#26356;可以带上一批粮食,便面现?#37319;?#36947;“可是要毕?#22478;?#33258;押运粮秣北上?”
  
      颜良自然看出了毕齐的小心思,不过他可没打算这么早?#22836;?#27605;齐离开,只说道“区区押运小事,?#21355;?#27605;府君亲往,遣一小吏足矣,毕君可愿修书一封,命燕县、白马县中属吏差遣一些骡马役夫前来运粮?”
  
      毕齐一听不需要自己北上,顿?#26412;陀行┬蛊?#20294;还是?#20384;?#23454;实答道“此小事尔,毕某立刻就致书于彼,只是燕县、白马人口流失,恐怕派不了多少役夫前来。”
  
      对于白马、燕县的情况,颜良也是心知肚明,白马还好一些,曹操在迁走百姓的时候被自己追击,?#40644;?#30041;下了大半,但燕县至少被迁走了一半百姓。
  
      不过,燕县本也就是颜良的备选方案,他最为属意的还?#21069;?#39532;。
  
      白马地?#24179;?#35201;,越过黄河就是黎阳,且白马城中还有自己留下养伤的将?#27994;?#21439;中的吏员也多是自?#21644;?#36807;刘?#24433;?#20013;安排,更有自己亲自提拔的陈光暂守县尉,是?#20873;?#21487;靠的后方基地。
  
      颜?#21152;?#30475;了?#21561;贗迹?#30475;着如同钉子一般插在平丘与白马中间的长垣城,斩钉截铁地道?#23736;?#31561;先?#20843;?#35758;,攻取长垣之策,立刻便可以施行,三日之内,务必要拿下长垣。”11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28193;?#20013;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Ps:书友?#29301;?#25105;是风吹过的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31895;疲?#20070;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疯狂之七闯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