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三国争天下 > 第344章 段部鲜卑杀戮两县

  张辽这边进展顺利,昌黎郡北部却又出事了。
  襄平城,赵云大军围城已有二十三日,城中粮草日渐消耗,为了支撑得更久一些,公孙康下令普通百姓每日只食一顿稀饭,士兵则两顿。
  这样的方式,虽然能让城中粮草还可以再撑两个月,但也让城中人心惶惶,对公孙康日渐不满起来。
  士兵每日两顿稀饭都有怨言,普通百姓每日只得一顿稀饭,许多人饿得连站都站不稳。
  观城楼上辽东军士兵神态举动,徐庶已知城中情形。
  徐庶对赵云笑道:“公孙康已开始在城内限制粮草消耗,此举必然城中百?#36213;?#22768;载道,守城士兵?#31185;?#24840;发低迷。”
  所谓当兵吃粮,本身普通士兵对公孙康就没有几个死忠的,做为士兵,除了必须应征充军外,便是图每天有饱饭吃,现在连饭都不给敞开吃饱了。更何况谁都知道,汉军围城,襄平城内无余力,外无援兵,败亡是迟早的事情,你让守城士兵还有多少战心。
  徐庶继续道:“公爷若急于破城,十天后开始攻城,两千到四千伤亡可破城,若不急破城,再围两个月,城中?#26376;遥?#21487;不费一兵一卒拿下城池。”
  赵云沉吟,?#36824;?#24590;么选择,至少要再围十天。
  好一会,赵云做出决定道:“那便十五天后开始攻城。”
  徐庶看向赵云。
  赵?#24179;?#37322;道:“十五天后开始攻城,或许还是会付出一定伤亡,但若是等到两个月后,城中粮草耗尽,百姓恐怕也不剩多少了,城中算上辽东军士兵,可有七八万人。辽东五郡也是大汉疆土,城中百姓亦是大汉百姓。”
  总而言之,赵云觉得,如果就为了少两三千伤亡就任由城中数万百姓饿死,过于残忍,他做不出那样的选择。
  徐庶敬佩道:“公爷大义!”
  赵云?#31449;?#23450;最后攻城时间,鲜卑骑兵突袭昌黎郡扶黎、宾徒两县,杀戮百姓的消息传来。
  赵云大怒:“鲜卑也敢来挑衅大?#28023;?#23450;要将所有侵入之鲜卑人留下!”
  遂派张郃分一万五千骑兵火速驰援昌黎郡,同时打击鲜卑人。
  ……
  突袭昌黎郡的鲜卑骑兵属于六大部中的段部,人数不到一万,只有七千多人。而且他们不是为了攻城略地,?#30475;?#23601;为了掳掠人口物资罢了,便是所谓的‘打草谷’。
  鲜卑六大部,除了段部,其余五大部分别是慕容部、宇文部、拓跋部、秃发部、乞伏部。
  说来,自从当年连和单于被马超一箭射杀于交河国,鲜卑六大部名义上的共主便没有了,六大部彻底?#33267;眩?#21508;自为政,同时也相互争斗。
  段部与慕容部毗邻,同时两部皆连?#28216;?#26707;。而乌桓当年被刘宇攻灭,由于?#31508;?#21016;宇还没有统一中原,无暇顾及地处塞外的乌桓领地,便只迁走了乌桓人口,而放弃了乌桓领地,这便便宜了毗邻的鲜卑段部与慕容部。
  要知道,乌桓立足上千年,其领地当着着实有不少水草丰美之地,段部与慕容部怎么可能不眼红,两部为了争夺乌桓领地的控制,大打出手。
  经过长达十年的争斗,慕容部渐渐占据上风,段部损失惨重,加之被慕容部?#36153;梗?#36825;段时间日子越发难过。
  为了让这个冬天日子好过一些,便趁汉军兵围襄平攻打公孙康,昌黎郡边防空虚的间隙,出动劫?#28216;?#36164;与人口。
  段部鲜卑不是不知道大汉强大,不可轻易招惹,当年强盛一时的匈奴就是前车之鉴,鲜卑还远没有当年匈奴强悍。?#36824;?#19982;公孙康一样,段部鲜卑觉得中原?#31449;?#21382;几十年战乱,汉天?#28216;?#24517;会为了一次劫掠就大动干戈。再说,人都有侥幸心理,?#25991;?#27665;族更属于贼匪性?#21097;?#23601;如同中原劫道的?#30342;簦?#20182;们不知道朝廷强大,劫道是犯法的吗?他们当然是知道的。可他?#19988;?#28982;要劫道,朝廷真要围剿,大不了躲进山?#23567;?#27573;部鲜卑也觉得,大汉如果真为了这一次劫掠而大动干戈,大不了遁入草原深处。
  张郃率军赶到昌黎郡的侍候,扶黎、宾徒两县遭难前后已经过去了七天时间。
  只见官道上随处可见一些逃难的百姓。
  这是一家五口,一?#38405;?#36731;夫妻,带两个孩子和一个老妇,脸上只有惊慌而非麻木和恐惧。
  看这样子,应该是极为幸运的一家人都保住了,在这一家五口周围,还有更多一家只保住一个两个,家破人亡,他们神情麻?#23613;?#24656;惧、仇恨。更有没有出现的在这里的,一家全部遇难,一个都没剩下的。
  轰隆隆……
  突然,大规模骑兵驰骋的声音传来,遥远可见东面有尘烟飞扬。
  “大家快跑!”逃难的百姓惊恐的撒丫子窜逃,想要?#32610;?#22320;方躲避。
  但他们忽然绝望了,因为他们现在所在的这个地方极为空旷,根本没有什么足够隐?#25991;?#36530;藏的地方。包括那一家五口,一个个瑟瑟发抖,他们好不容易逃到这里,怎么也没有想到鲜卑骑兵会出现在这里。
  正当他们一个个恐惧的瞪着双眼,慌乱无措的时候,远方战旗隐?#24524;?#29616;。
  一家五口中的老妇大喜道:“不是鲜卑人,不是鲜卑人。”因为她认得,鲜卑人没有用战旗的,而远方战旗上还绣了一个‘汉’字,是大汉的骑兵。
  “是公孙将军的大军吗?”有人并不识字,而且辽东五郡被公孙氏统治四十余年,这里的许多百姓只知公孙氏而不知朝廷。这些年,公孙氏虽然也压榨百姓,但不可否认,辽东五郡在公孙氏的保护下,鲜卑人轻易不敢犯。
  “不,是朝廷的大军,朝廷征讨公孙将军,听闻公孙将军被围困在襄平,想必已经覆亡了,今后昌黎郡都该是朝廷统管了。”老妇叹息了一声,颇有见识的道。
  “朝廷的大军?朝廷也不是好东西。”有人忿忿的咬了咬牙道。
  朝廷征讨公孙康,期间不?#26432;?#20813;的击杀大量公孙康麾下的士兵,而这些士兵出自辽东五郡的百姓,不巧,这人的兄长就被征入公孙康的辽东军当中,听说已经被朝廷的大军斩杀了。
  同时,此人下意识的还认为,若非朝廷大军打垮了公孙氏,鲜卑骑兵根本不会抓住空隙肆虐扶黎、宾徒两县,以至于他的老父被鲜卑人杀了,妻子和儿子也都被鲜卑人掳了去,一家子就剩了他一个。
  周围众人沉默,到底昌黎郡被公孙氏统治了四十余年,而今刚被朝廷收回,显然现在的辽东百姓许多都?#38405;?#30528;公孙氏,要想民心归附朝廷,还需要一段时间的整顿。
  张郃大军至此,见到逃难的百姓,不?#26432;?#20813;停下询问一些情况。
  百姓虽?#28151;?#24529;,各种情绪?#24187;鰨还还?#26159;公孙氏的大军还是朝廷的大军,都是来驱逐鲜卑人的,倒没有人会不配?#31232;?br/>  当然,逃难的百姓一心逃难,并不知道具体情况,张郃问出的东西有限。
  一?#26041;?#36817;扶黎、宾徒两县,随处可见被鲜卑人杀害的百姓尸体。
  进入县城,两座县城几乎都成了废墟,不仅尸体遍地,能被抢走的物资都被抢掠一空了,年轻女子与年幼男童也基本上绝迹,只剩下少许老人与女童还?#34892;?#23384;。
  比土匪还土匪,太惨了。
  “将军,两县遭难的人数恐怕不下于七八千人。”
  张郃怒道:“鲜卑蛮贼,吾张郃不教尔等血债血偿,誓不为人。”
  副将沉默了一下道:“将军,?#21019;?#24773;形,鲜卑人应该已经劫掠够了人口物?#21097;?#36864;回了草原。”
  张郃咬牙道:“那就追去草原!”。
  没有一丝犹豫,张郃领一万五千骑兵悍然追入草原,这是自黄巾之乱以后,大汉铁骑第一次主动深入草原对鲜卑人的掳掠进行报复。
  ……
疯狂之七闯关
捕鸟达人凤凰 重庆时时彩开奖直播 山西快乐十分派才电子 内蒙古十一选五 必赢时时彩计划网页版 北京麻将简单玩法 30选5 河南快3一定牛 辽宁麻将怎么打 绿化创业赚钱吗 内蒙古快三一到22期预测 亿客隆彩票首页 002647股票分析 微信赚钱新思路 内蒙古快3开奖公告 湖北快3预测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