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云天帝 > 第91章 不想杀人,不是不会杀人

  元?#20185;?#26159;什么实力?
  他可是天才中的天才,当初能够被称为钱王郡第一天才,那是吹捧出来的吗?
  当然不是!
  而师令魁呢?
  丹师,同阶战力弱五渣的代名词。
  所以,元?#20185;?#36825;一出手,就意味着师令魁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除非!
  咻,叶云的身形也立刻动了起来,雷光遁发动,他在千钧一发之际将师令魁救了下来,带到了一边去。
  “嗯?”元?#20185;?#38706;出一抹讶然之色。
  叶云的速度,好快!
  你不过是铜骨境,但是,这爆发出来的速度怎地与他相当?
  “很好,将你们两人一起正法,以扬国法。”元?#20185;?#35828;道,他始终站在了大义上,给叶云、师令魁扣上了大帽子。
  叶云淡淡一笑:“一条走狗而已,就敢大言不惭,以为自己就可以代表一国之君了?”
  “哼,这条老狗我会就地正法,而你?”元?#20185;?#20919;冷说道,“我会将你吊在城门上,每日削下你一块肉,让你活满一年!让所有人知道,这就是违抗国君的后果!”
  这句话是对叶云说的,但也是对郑风啸说的。
  敢和国君的意志为敌,那就只有凌迟处死的份。
  郑风啸的心中激跳,当今圣上要一改国内的格?#37073;?#24847;志是无比得坚决啊!
  他不能做出头鸟!
  这么一想,他就完全断了说话的念头。
  所有人都是心中一叹。
  要变天了。
  明面上,郑风啸还是一郡之王,但是,从他对元?#20185;?#36864;?#27599;?#22987;,他就等于将郡王的权力拱手相让了。
  拿着尚方宝剑,元?#20185;?#30340;话就等于是圣旨,谁敢违抗?
  那么,今日叶云是死定了。
  这真是悲哀。
  他若是输给了元承海,那结果自然是死路一条,可他赢了,引得元?#20185;?#20986;手,亦是难逃一死,而且,还要被吊在城门上凌迟处死,这是何其之悲哀?
  天底下,还有谁救得了叶云?
  没有!
  元?#20185;?#34429;然是公报私仇,但是,行使的却是皇帝的意志,连郑风啸这位郡王都只有避开锋芒,那么,谁还有资格插手呢?
  师令魁脸色剧变,他万万没有想到元?#20185;?#30340;淫威竟如此可怕。
  怎么办?
  他最拿得出手的,便是他五星丹师的身份,可是,元?#20185;?#26681;本不鸟,他还能做什么?
  ?#20154;潰?br/>  元?#20185;?#28129;淡一笑,他没理又如何,手握圣旨,他就是天底下最大的理!
  纵有万人在场又如何,叶云与师令魁便是孤?#22812;?#20154;。
  宁乔纵身一跃,落入了场中,与叶云并肩而立。
  不管如何,她都会与叶云站在一边,生如此,死亦如此。
  众人的心中不由生起了一?#19978;?#26395;,这是圣体,未来必成灵我境,成为东华国的巨头之一,她的面子——
  “圣体又如何,不遵圣旨,违抗圣命,就是逆反,当诛!”元?#20185;?#26862;然说道,?#24076;?#33136;间的长剑出鞘,杀气沸腾。
  嘶!
  众人的心再?#25105;?#26684;愣,元?#20185;?#36830;圣体亦是不在意。
  想想也是,圣体未来虽然会成为国内的巨头,但是,不听国君的话,那这种强者要了又有什么用?
  杀!
  元?#20185;?#38706;出森然之色,长剑平伸,剑身上立刻凝起了霜白,寒气森森,空气中的水汽立刻雾化,萦绕在他的周围。
  “年轻人,给?#20185;?#19968;个面子如何?”一道人影闪过,场中已是多了一个身材修长的黑衣蒙面人,凹凸有致,堪称完美,虽然她蒙着面,但还是露出了雪白的额头和双眼,明眸似水,动人之极。
  “你又是谁?”元?#20185;?#26080;所谓地问道,他的决心已下,今日一定要立威,那五星丹师便是最好的人选,至于叶云则是私仇了。
  婆婆!
  叶云在心中说道,虽然现在林初晗的模样与之前完全不同,甚至声音也没有一丁点的相似之处,可他就是没来由地相信,这就是林初晗。
  在这个时候,也只有婆婆才会站出来,也只有婆婆才会帮他。
  “?#20185;恚俊?#26519;初晗一笑,“?#20185;?#26159;天星宗的,当初承师令魁救过?#24187;?#25152;以,想要向小友?#25351;?#20154;情,还请放他一马。”
  咦,还有这回事?
  师令魁一脸懵比,他怎么不记得救过天星宗的人?
  “如果在下不同意呢?”元?#20185;?#38382;道。
  “那?#20185;?#20415;只有尽力而为了。”林初晗叹气道。
  “那在下倒要试试,尊驾有几斤几两了。”元?#20185;?#21756;了一声,向着叶云三人杀去。
  林初?#20185;硇我?#38378;,已是截住了元?#20185;剑?#20877;一挥掌,嘭,元?#20185;?#20415;被震飞了出去。
  云淡风轻,毫不显山露水,但是,所有人都是知道,这黑衣蒙面人极强。
  元?#20185;?#21834;!
  他刚才已经用战力证明过了,在金身境之中,他亦可?#36816;?#24471;上顶尖级别,而林初晗却如此轻易就逼退了他,这又是何等强大?
  地宫境?一定是。
  谁能想到,钱王郡中居然还隐蔽着这么一位高手?
  元?#20185;?#19981;由皱眉,他可以断定,这蒙面人必是地宫境。
  他虽然天才,但也不可能随意打破大境界的屏障——境界越高,想要越级战斗就越难,尤其是大境界了。
  所以,他不是此人的对手。
  难道他要就此收手?
  那怎么行!
  “郡王大人,还请协助在下,将此人拿下。”元?#20185;?#21521;着郑风啸说道。
  这一刻,郑风啸直想骂娘。
  你来这里削我的面子、权力,可现在碰了钉子,居然还要我帮你?
  你脸怎地那?#21019;?#21602;?
  他巴不得元?#20185;?#30896;壁,这样就可以弱化他今天的示弱,那么,一切就还有挽回、弥补的机会。
  但是,他若听元?#20185;?#30340;话,将这个蒙面人拿下,那么,他就真成了元?#20185;?#30340;走狗,翻不了身了。
  “呵呵,本王今日染有小恙,不方便出手。”他直接?#39057;簟?br/>  元?#20185;?#19968;听,脸色顿时冷了下来。
  圣意已决,你居然不认命,还有侥幸之念?
  哼!
  他不再指望郑风啸,大声道:“维山老祖,还请助?#20185;?#19968;臂之力!”
  元维山,元家的地宫?#22478;?#32773;,也是唯一的一位。
  “呵呵!”一声长笑中,只见?#24187;?#32769;得都要掉牙的老者飘然而?#37073;?#20182;满脸都是皱纹,满头白发,一副风烛残年的模样,但是,双眼开合之间,却是精光四射。
  “元维山!”
  “他居然还没有死!”
  “好像三十多年前,就传闻说他已经死了。”
  “活了有两百岁了吧。”
  “跟他同一代的人都死光了,谁知道呢。”
  众人都是惊呼,亦是议论纷?#20303;?br/>  元维山,也许是整个钱王郡最古老的存在,两百岁上下。
  “阁下,你也给老夫一个面子,不要管此事如何?”元维山向着林初晗笑道,“天星宗虽然也是大宗,但是,毕竟也是东华国的臣子,公然违抗圣上,那亦可能带来灭顶之灾。”
  嘶,这话好重。
  理论上,三大最强势力与郑家是平起?#38454;?#30340;,地位无比超然,皇室的命令根本管不到他们的?#39134;稀?br/>  可听听元维山现在是怎么说的?
  三大宗,亦要服从当今圣上!
  嘶,这位国君有大野心,难道连三大最强势力也要整治吗?
  林初晗自然不为所动,她又不是天星宗的,只是随便找了个身份和借口罢了。
  “人不能忘了本。”林初晗淡淡说道,“要是知恩不报,那与禽兽?#25105;歟俊?br/>  “可惜。”元维山摇摇头,“那老夫只能用你的鲜血来为元家的崛起祭旗了。”
  说罢,他直起了腰,顿时,可怕的气势从他的身?#20185;?#21457;出来,这一刻,他哪还是什么糟老头子,而是光芒闪耀的大强者!
  林初晗亦是摇头:“?#20185;?#19981;想杀人!”
  “那你就为老夫所杀吧!”元维山身形窜出,向着林初晗轰去。
  嘭!
  就一招,便见元维山以更快的速度往回飞,还没有落地呢,便已经身首异处。
  什、什么!
  这一幕,?#21561;?#25152;有人都是张大了嘴,怎么也无法?#19979;!?br/>  地宫境啊,生命本质都发生了改变,拥有了两百年的寿元,这样的存在,放在钱王郡就是最强者,而哪?#36335;?#30524;整个东华国,那亦?#39057;?#19978;一声高手了。
  但是,秒杀。
  嘶!
  林初晗叹了口气:“?#20185;?#19981;想杀人,不是不会杀人。”
  要是元维山死后有灵,听到这句话肯定会吐槽的,这也太能装逼了。
  叶云?#21040;?#30171;快,不愧是天魔宗圣女,该动手的时候绝对杀伐果断,哪跟你瞎比比。
  场中,朱、党两家隐藏着的地宫?#22478;?#32773;都是瑟瑟发?#19969;?br/>  低调,一定要低调。
  郑风啸亦是头皮发麻,他的实力比之元维山肯定只弱不强,所以,要是这个蒙面人对自己出手的话,他肯定瞬间变成一具尸体的份。
  什么地宫境?
  鬼啊!
  虽然修为越高,小境界之间的实力差距?#19981;?#24456;大很大,但就算是极星位也很难很难秒杀小星位。
  所以,这个蒙面人乃是天海境的可能性更高。
  元?#20185;?#30340;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事实上,他并非很在意?#24187;?#38271;辈的死,但是,元维山?#24187;?#26432;,等于是给了他狠狠的一巴掌。
  这个蒙面人要保师令魁,他还怎么杀?
  在这个世界,实力才是王道!
  为什么郑永明敢推行新政,收回各地郡王的权力??
  因为他强!
  现在也是如此,天高皇帝远,一位天海境足够镇压一郡。
疯狂之七闯关
雪缘园即时指数 摩洛哥对伊朗比分预测 北京赛车pk10直播开奖 百搭圣甲虫 快速赛车 一元河北麻将微信群 新浪网篮球比分直播 世界杯比分让球 90比分网比 债券基金配资 理财产品投多少比较合适 35选7 广东福彩26选五走势图 仲乐河南麻将下载 旧版捷报比分下载 北京麻将混悠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