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不登天 > 第二十一章 千古废材
“这个好办,地碑上留下印记你就算是地府的人了。”龙力说。
  
  ?#25300;一?#34989;警。”我继续说,说说话,精神总算清醒了一些。
  
  “啥意思?”龙力有点迷糊。
  
  “我在迷魂殿弄死不少阴兵。”我的眼神很真诚。
  
  “这个……”
  
  “另外,应该还有不少人在追杀我和青衣。”我继续说。
  
  “啊……”龙力的脸好像有苦水正在咕嘟咕嘟的往外?#21834;?br/>  
  “嗯?”雨沐的声音响起。
  
  “这个好办。”龙力很干脆,声音极其肯定。
  
  “大师兄,当初你怎么失踪的?”雨沐转头?#26159;?#34915;。
  
  “咱们的师?#35813;?#25171;过我现在的师父,把我输了。”青衣回答的有点支支吾吾。
  
  “我靠!这个老不死的……”雨沐袖子已经挽了起来,可惜支吾了半天之后又唉声叹气的坐下了。
  
  “怎么了?”青衣问。
  
  “我也不知道老货去哪了。那老东西把斩门解散了,然后当天啥也没说就跑路了,我们没人知道他去哪了。”雨沐?#39318;?#32937;膀,双手一摊。
  
  “果然是咱们师父的手笔。”这次倒是青衣一脸平静的笑了出来。
  
  “他有屁的手笔,他连咱们都不要了。”雨沐咬牙切齿的说着,只是那眼神里任谁都能看见浓浓的担心。
  
  “放心吧,就算地府人全死了,估计咱们的师父也是最后死的那一波的。”龙力在旁边插嘴。
  
  “你闭嘴。”雨沐的手伸向龙力的腰际。
  
  “差不多。”青衣说。
  
  “唉。”雨沐叹气。
  
  靠!差别对待呀,女人,呵,女人。我在旁边撇嘴。
  
  靠!凭啥都是一样的说法,老子就挨拧?龙力在旁边皱着眉头。
  
  “那个……那个……”龙力在旁边哼唧着。
  
  “说。”雨沐说。
  
  “二营长金城卧底的事,咱们研究下这个?”龙力说。
  
  “你是城主,你说吧。”这次雨沐没有发表意见。
  
  “二营长是金城的卧底,现在这事只有我们四个人知道,我想利用这件事给金城传递一些虚假的消息,这样我们也许可以趁乱狠狠的给金城一刀。”?#32824;?#30340;龙力绝没有之前的优柔寡断。
  
  “你确定军营里只有二营长一个卧底吗?”我抬头看向龙力。
  
  “不确定。”回答的是龙力身边的雨沐。
  
  看来这女人在龙城里拥有着非常大的实力。
  
  “军营里掌握着绝对实力的几人都是斩门的同门师弟。”雨沐见我看向她,有点不好意思的解释了一句。
  
  “那我们现在就是无法确定这消息是不是已经送出去,或者正在准备送出去,虽然二营长只是被撤换,但是难免不会引起怀疑。”
  
  “是。”龙力点头。
  
  “所以我们需要快。”龙力继续补充了一句。
  
  “嗯,的确要快,不过,也许我们可以做点其他的事。”我说。
  
  “什么事?”三人都是投来疑问的目光。
  
  “比如:直接抢了金城。”我说。
  
  房间里瞬间安静了下去。
  
  三个人看着我的眼神就像在看一个怪物。
  
  片刻之后。
  
  “你了解金城的实力吗?”
  
  “不了解,所以这就是我们需要做的。而且我们也不需要了解金城的整体实力,只需要了解城主的实力就可以了。”我说话的时候,眼睛在龙力身?#20384;?#22238;的扫着。
  
  “你看我干啥?”龙力说。
  
  “都是城主,应该差不多吧?”
  
  “差不多,最多也就是一个小境界的差距。”龙力说。
  
  “小境界是啥?”我问。
  
  这次房间里全是冷气倒抽的声音。
  
  “你……你……你不知道小境界是啥?”青衣在旁边问,语气充满了试探。
  
  “不知道。”?#19968;?#31572;的很干脆,老子就是不知道才问的,为什么你们脸上都摆出来一堆问?#25319;?br/>  
  “那你怎么修炼的?”青衣问。
  
  “我修炼了几个功法,然后劲越来越大。”
  
  “然后呢?”
  
  “没了。”
  
  三个人都在捂着脑袋,劲大?你他娘的以为是在比赛拔河吗?谁力气大谁赢。拔河还需要技巧呢。
  
  “你俩试试。”雨沐突然一拍身边的龙力。
  
  “为啥是我?”龙力说。
  
  “因为和我俩试,你根本看不出来?#25105;?#30340;境界。”
  
  “为啥?”
  
  “因为你最菜。”雨沐斜着眼睛看着龙力。
  
  片刻之后,我们已经来到了城主专用的演武场。演武场很宽敞,有一些平日里?#24223;?#29992;的器材,但是很明?#38405;?#22815;看的出来,都是摆设,几乎光洁如新。
  
  双方站定。
  
  “老公加油。”雨沐敷衍的喊了一声,就抓着瓜子在一边咔吧咔吧的嗑上了。
  
  龙力手里倒提着一把长刀,样子就是普通制式长刀的样子,但是看那份量却绝对不是普通的制式长刀能够比的。刀柄顿在地上的时候,我能够清晰的看见演武场坚硬的地面上有无数裂纹蔓延而出。
  
  龙力双目圆瞪,里面似乎有火焰在?#24524;鍘?br/>  
  靠!?#30340;?#33756;是你老婆干的,你这么瞪着我干啥?老子可是啥都没说。
  
  龙力长刀一抖,长刀顺势带到身后,身形一探,龙力已经背着长刀冲了过来。
  
  刀起,斩落。
  
  嘶啦声瞬间响起,米长的刀气裹挟着长刀狂暴劈下。
  
  眼看长刀当头劈下,我的眼中一丝疯狂的光芒闪过,身形微动,让过刀气,一拳同时狠狠轰出,落处却正是这片刀气正?#23567;?br/>  
  轰!
  
  巨响传来,即使坚固如演武场,?#32824;?#20063;是?#23601;?#31756;簌落下。
  
  龙力长刀被一击带偏,自是无法再继续攻击我。
  
  再来!
  
  龙力暴喝。
  
  斩!
  
  龙力一步踏出,?#20185;?#22914;同拖着千斤重担一样缓慢扭动。拖在身后的长刀随着身体扭动,速度也在迅速加快。
  
  随着龙力口中一声暴喝,长?#23545;?#27425;兜头劈下。
  
  拳定天下!
  
  心中同样一声暴喝,力量瞬间充斥全身,百?#31181;?#19971;十的力量汇聚,身形?#28860;?#25331;头再次轰向米长的刀身。
  
  演武场?#20804;?#21069;一击的烟尘未散,?#32824;比?#26159;烟尘再起。
  
  再斩。
  
  这一次龙力长刀却没有停歇,而是借着长刀被轰偏的力量,拧身又把长刀抡了过来,同样的一记直劈再次当头砍下,只是这次的力量却是明显大了一些。
  
  再试试。我眼睛里的光芒是疯狂的,力量依然维持在百?#31181;?#19971;十,拳头再次朝着长刀上招呼了过去。
  
  轰!
  
  巨响再次响起,只是这次我却是身形爆退。
  
  很勉强,我清晰的感觉到了来自胳膊上疼痛。
  
  再来!
  
  同样的一击。
  
  我嘴角轻撇,力量瞬间提升,百?#31181;?#20843;十。几乎是我如今能够掌握的最大的力量。
  
  嘭!
  
  响声再起,一截断刀爆射而出,直接轰碎了演武场的墙壁落到了外边。
  
  场?#37266;?#23576;落定,龙力?#31181;?#38271;刀只剩半截刀身。
  
  龙力定定的看着?#31181;?#38271;刀,半晌后突然扭头看向旁边的雨沐。
  
  雨沐脸色也是异常凝重。
  
  “我想试试。”龙力抚摸着断刀刀身,却不知这话到底是向谁说的。
  
  场中安静异常,就连本来还在簌簌下落的烟尘也似感到了这一刻气氛的凝重,?#37027;?#30340;把自己藏了起来,躲在远处暗暗的看着这片演武场。
  
  “最后一式,名为断灭,自从从师傅处习得,?#21019;游?#29992;出过。你可知为何?”龙力低沉的声音在这演武场里显得更加悠远。
  
  “断灭?我也想试试。”我感觉自己心中的疯狂烧的自己无比难耐。
  
  断灭,断刀可用,却是有去无回。切记。
  
  你命数千年,断灭却只有一斩。
  
  断灭一出,你之命术便是沧海桑田。
  
  龙力至今还记得师父把这把长刀交给自己的时候说的那番话。
  
  “断灭一斩,沧海桑田。”龙力眼神略过我,再?#25991;?#26395;刀身。手掌轻轻拂过,一抹鲜血沿刀锋滑下,滚动间似乎带着顽皮。
  
  “来。”?#32824;?#30340;我,一脸凝重,眉眼如峰。
  
  力量狂涌,疯狂的冲击着我的左拳。低头看去,我的嘴角带着一丝安静的弧度。
  
  左拳,也许只是一个习惯,但是自己却清楚的知道,自己的左拳一直以来力量似乎都强于右拳。所以,危险的时候,自己还是会本能的使用左拳。
  
  疼痛不断加剧。力量不停的?#36824;嘟?#24038;拳,这一刻,我的左拳甚至因为疼痛已经失去了知觉。
  
  惨烈的气势瞬间涌出,朝着不远处的龙力卷去。
  
  这气势……,同样的有去无回。气势的波动不单单是冲击着龙力,就连场边的青衣和雨沐也受到了波及,下一刻,两人同时一惊,身?#25569;?#36215;,刚要出声喝止,场中却是两声暴喝传来。
  
  断灭!
  
  拳定天下!
  
  惨烈的气势瞬间灌满了整个演武场,结实的墙壁似乎在这冲击之下都不堪重负的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两股气势在演武场中间疯狂对冲,如同两头愤怒的暴龙。
  
  一抹刀光斜斜砍出,速度却是不快,似是拖着千斤之重。
  
  一道对比起刀光要渺小数倍的拳头也同时出现,速度一样的沉重而缓慢。
  
  刀光和拳头就这么慢慢的撞在了一起,如同两个孩童打架,毫无花哨。
  
  嘭!
  
  如同惊雷一样的声音在演武场这狭小的空间里响起,烟尘瞬间肆?#21834;?br/>  
  一道人影从烟尘中?#24590;?#36864;出,却是龙力。
  
  雨沐惊呼一声,身形一闪已经抓向龙力肩膀,却不想巨力传来,自己也被扯的身形趔趄,不受控制的朝后退去。
  
  又一道人?#21543;脸觶?#36523;形闪至二人身后,伸手左右一拨,龙力、雨沐二人身形在这一拨之下却是旋转起来,转了几圈之后堪堪停下。
  
  这力量……
  
  三人震惊,就算青衣命门单传,功力绝对是年轻人中的佼佼者,却一样满脸震惊。
  
  场?#37266;?#23576;散去,一道人影站在场地?#37266;耄?#33050;下数?#36861;?#22278;地面出现尺深凹陷,却是生生被力量?#34506;?#30340;陷下去一尺有余,唯有站立之处一如平常。人影?#31181;?#25235;着一把长刀,长?#23545;?#24050;经无法确认形状,弯弯曲曲如同朽木。
  
  呼!
  
  呼出胸中浊气,我抬眼朝着三人看去。
  
  “咋样?帅不帅?”我随手把“长刀”递给龙力,?#39318;?#19977;人。
  
  “你赔老子刀。”龙力看着?#31181;?#38271;刀,沉默了半晌之后,阴沉的憋出这么一句。
  
  “放心,哥赔你一个金城。”我嘴角一扯,满脸鄙?#21360;?br/>  
  经此一战,青衣、雨沐、龙力三人对我的实力有了一个结论:乱七八糟。
  
  而我也总算是了解到了所谓的境界是什么。
  
  凡、灵、魂、命、神,五个境界。青衣:灵境三重;雨沐:二重;龙力:一重;我:不知道啥玩意,最少灵境三重以上,上多少不知道。他们都是修炼丹田灵力,青衣是水木双修的灵气,属于绝无仅有的天?#25319;?#38632;沐是火灵气,却也是极阳之火的灵气,同样的万中无一。龙力是土灵气,虽然也算优秀,但是却照着那二人差了一些。而我,那就太牛了,金木水火土灵气,一水的大路货。用青衣的说法就是,随便大街上抓个人过来,教上几年都能拥有我这样的灵气。所以,我这样的灵气在地府中的定义就是:废材。而我这样五行齐具的绝对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千古废材。
  
  你才废材呢,你全家都废材。老子刚刚完成一挑三,你们在这说老子废材,一群渣渣,我眼神扫过身边三人。
  
  你好像有话要说,三个人都在挽袖?#21360;?br/>  
  所以关于金城的最终方案很快敲定,我冲进城主府杀他们一个片甲不留,然后青衣和雨沐观敌瞭阵,龙力城外支援。
  
  龙力抗议,却因为自己最菜被直接驳回。
  
  兵贵神速,所以片刻之后,丧门中的三人被带到了城主府的书房,了解了详细情况之后,制定了极其详细的作战计划:1、丧门三人进城,探明大概位置和人员分布。2、我和青衣、雨沐三人进去,杀了金嚣,也就是金城的城主,然后放信?#25319;?、龙力进城接管金城。
  
  我看着如此详细的作战计划,胸中感觉一阵热血沸腾。
  
  老子可以不去吗?#21487;?#26377;介事的计划半天,就搞出这么一个玩意,你们倒是不如直?#26377;?#19978;四个字:干就完了。这来得多省心。
  
  有突发状况怎么办?#22570;海?#37027;就再加四个字:随机应变。
  
  “认真的?”我看着作战计划。
  
  “嗯。”其余三人认真点头。
  
  “青衣,你别闹。他们俩傻就傻吧,你应该不会也傻吧?”我一句话?#31859;?#19977;个人,但是老子现在也顾不上了,这是攻城略地的大事,你当这是小孩过家家呢?你当爹,我当妈,咱俩生个胖娃娃。
  
  “其实这个也没用。”青衣手掌一抖,作战计划瞬间化成粉末。
  
  “我觉得也是。”我点头,青衣总算?#31185;住?br/>  
  “随机应变吧。”青衣说。
  
  想啥来啥,想啥来啥,好的不灵坏的灵!我想给自己几个大嘴巴。
  
  半夜的时候,龙力还是?#31185;?#30340;,人数不多,几千人,却是个个杀气腾腾,一个个全是一身轻甲,数千人的?#28216;?#24613;速行进,却没有半点动静,就连过?#39034;?#28071;的时候,踩在石桥上也没有半点响动。?#28216;?#20013;?#32423;?#20960;人?#33080;觶?#22812;枭一样转瞬没入黑?#25285;?#20877;回来时却是一身血气,一看就知道是解决了金城沿途的?#30634;凇?br/>  
  天亮不到的时候,数千人的?#28216;?#24050;经疾行了千余里,站定在金城外的一处低洼处。数千人虽然个个胸膛剧烈起伏,但是却把呼吸憋的死死的,丝毫没有半点呼吸声暴露。
  
  龙力在?#28216;?#21069;段轻轻挥手,?#28216;?#26080;声散开,却是瞬间完成了阵势,确保所有的位置不会暴露,同时所有的位置都能够清晰的观察到。
  
  “走。”我低声招呼一声,朝着之前与丧门三人?#32423;?#30340;地点摸去。
  
  地点是城墙下的一个死角,城墙上的阴兵绝对不可能看到这里。
  
  雨沐为什么会?#32423;?#22312;这个地方,而且,从远处看来,这里想要进城唯有翻墙一途,但是翻墙却绝对会被发现。
  
  三人靠近,雨沐在墙上摸索着。
  
  嘭!
  
  一声轻微的响动,城墙上一个一米多高的洞口出现。
  
  十?#35813;?#21402;的城墙,居然只有外边薄薄的一层石块,三人钻入洞中居?#24187;?#26377;半点拥挤。
  
  我和青衣的眼神都带着疑问。
  
  “这个,我之前想弄死金嚣,所以跑过来挖的。”雨沐解释了一下。
  
  这娘们绝对不是好人!我朝着青衣看了一眼,青衣眼神中的震惊也已经出卖了自己。
  
  “有人来,三人。”我出声提醒。
  
  片刻后,便见丧门三人鬼鬼祟祟闪近。
  
  抬手示意之后,三?#25628;?#36895;钻入洞中,眼神中一样带着震惊。
  
  三人是金城的客卿,虽然不是那些顶尖的,但是却也绝对是中流水平,或许还有点偏上,但是从三人的眼神中依然能够看的出震惊,就已经足够再次证明?#27827;?#27792;这娘们绝对不是好人。
  
  带头之人从怀中摸出一?#32982;?#38138;开,仔细看去,却是地图。金城的地图。
  
  地?#25216;?#20854;详细,各种建筑标示的清清楚楚,并且配有极其详尽的兵力布防图,城主府的位置被清晰的标示了出来。
  
  带头之人随后又从怀中摸出一?#32982;劍?#23637;开后确实密密麻麻的名字,每个名字后边都标示了一段话,是对每个人的备注,?#25490;傘?#21151;法、境界,一应具?#23567;?br/>  
  “城主府里有?#30634;冢?#26368;少四人,最多六人。功法、境界、?#25490;?#22343;不知道。另外,城主金嚣、军师胡笑,两人境界不明。应该不会低于灵境三重。”带头之人比?#28982;?#21010;的“说”着。
  
  我看的一脸的懵**,却见雨沐正在那里暗暗点头,转头看向青衣的时候,这?#19968;?#21364;是闭着眼睛,也在暗暗点头,向下看去,却见?#31181;干?#30005;般掐动。
  
  尼玛,一个典型的不良少妇,一个开挂作弊。
  
  你俩都不是好人,只有老子一个好人。
疯狂之七闯关
足彩胜负彩 快三一人买大一人买小能赚钱吗 广东福彩微信公众号 即时比分即时指数 190足球即时指数 云南11选5今天开奖 东方6+1 棒球比分直播即时比分 夏天小学门口卖什么赚钱 2019重庆时时开奖时间 浙江快乐彩12选5玩法 安卓国标麻将算番器 让分胜负 南方双彩3d带线走势图 股票走势图 如何用一群老外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