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妙手靈醫 > 第六章 相生相克

  “我吩咐了,去做就對了,要是在磨磨蹭蹭,真出了事,就連我都不可能保住你們!到時候可不單單是沒了飯碗!”江晴天作為職場的精英,很清楚這個世界可不是非黑即白,更何況歐陽集團早年就有傳聞是從黑道發家,在看這中年人的氣場以及他說的話,八九不離十是真的了。
  話都說到這了,陳澤生跟葉伯自然是趕忙出門,朝著林俊的放心追去。
  在出租屋簡單的收拾了一下,看著自己的實習報告,現在實習報告還沒蓋章,也就說明他無法順利畢業,當下也只能先回學校,讓老師安排其他醫院了,雖然廢點時間,但至少不至于拿不到畢業證。
  這才剛剛下樓,就看到遠處兩道身影急匆匆的跑了過來,無論是陳澤生還是葉伯都是大汗淋漓,葉伯一把年紀了還要狂奔還真是難為他了,陳澤生的身體狀態還不如葉伯,直接一屁股就坐到了地上,上氣不接下氣:“林俊馬上跟我回去,看看歐陽小姐到底是怎么了。”
  雖然滿身大汗,狼狽至極,但嘴可是絲毫不饒人,完全沒有好的態度,對著林俊就是呼來喝去的。
  林俊只感覺到怒火中燒,斜了他一眼,冷笑道:“我都已經辭職不干了,跟環城醫院沒有關系了,你們的破事也與我無關。”
  葉伯那是露出一絲不耐煩:“這是江院長的指示,我可知道你現在是實習期,你要向學校遞交實習報告,怎么了?不想畢業了?還打算浪費大把的時間不成?”
  “沒辦法,誰叫我年輕,什么都沒有,最不缺的就是時間呢?你們另請高明,不送!”林俊那是無所謂的繞過他們就往前面走去。
  陳澤生見到林俊這般模樣,那是猛地就從地上站了起來,怒道:“林俊,你可別敬酒不吃吃罰酒,現在讓你回去是你的面子,只要你好好表現,我會讓江院長求情,讓你轉正的。”
  “狗,聽不懂人話?”林俊看著這兩人的嘴臉就是極其的厭煩,無論是這一老一小都讓人討厭。
  “你給我站住!”陳澤生那是惱羞成怒,他很清楚如果林俊不跟他回去,歐陽小姐要出事的瞬間,他也別想好過,他還年輕,還有很多的事情沒有去做,他不能就這么死了。二話不說,直接朝著林俊的臉就打了過去:“哪怕來硬的,你也得給我回去!”
  林俊那是怒極反笑,這就是他們口中所謂的醫生?
  為了自己能夠安逸,穩居上位,不惜犧牲他人,無視他人的努力,理虧不檢討還妄圖用暴力解決問題?怎么了?手不是為了拿手術刀拯救性命,而是為了成為土匪屠夫嗎?蠻不講理、自私自利?
  看著陳澤生揮舞而來的拳頭,林俊輕輕側身,拳頭呼嘯而過,同時他伸出兩指就扣住了陳澤生的手腕,直接點在了一處穴道之上,頓時陳澤生手腕一股子酸麻無力。
  “我CNTM的,你還敢反抗?快點放開我!”陳澤生并未意識到,并非是林俊用了多大的力,而是他的力量無法施展。
  林俊絲毫不廢話,左手一巴掌就朝著陳澤生的臉抽了過去,啪的一聲脆響,陳澤生臉立刻多了一個巴掌印,大腦都是懵的,可見這一巴掌的力度。
  林俊體內蘊含著一絲真氣,哪怕那只是一絲,也足矣讓他的肉體有著翻天覆地的變化,也不等陳澤生反應過來,啪啪啪啪啪啪啪,又是接連甩了好幾個耳光,甚至一顆牙齒都從嘴里吐了出來,整張臉腫的宛若豬頭一般。
  “你!你快放了他!你要打死他嗎?!”葉伯那是從驚恐之中回過神來,立刻出聲阻止!
  見到已經失去意識的陳澤生,林俊直接宛如丟垃圾一般的將他給丟到了地上,葉伯這才趕忙上前查看,確定只是皮外傷后,雖然松了口氣,但臉色極其的難看,他很清楚必須服軟,總不能自己一個老頭也上去挨打吧?
  “小子算我老人家求你,你就當可憐可憐我,只要你解決了這件事,我直接給你開好證明,讓你回學校交差,順利畢業,而且是最優異的成績,這對你未來擇業有著很大的幫助!”葉伯也很清楚當下也只能明碼交易了,否則對方根本就不可能幫助自己。
  不得不說,葉伯給出的這筆交易還是不錯的,有了他這榮譽醫學教授親筆證明,具有很強的說服力,可以讓自己順利畢業的同時還擁有不錯的前景,能省下不少事。
  “好吧,我就姑且聽聽到底是怎么回事吧,你們為什么阻止我離開?歐陽小姐不是好好的嗎?莫非治好了還有不讓我走的道理?”林俊很清楚她已經的的確確喚醒那名少女了,應該沒有任何問題才對。
  “是醒了沒錯,可我們給她吃了點東西........”葉伯那是越說聲音越小,老臉通紅,羞愧難當。
  “吃了點東西?該不會是海鮮吧.........”林俊的已然隱隱約約猜到了什么,表情難看之極。
  “波士頓大龍蝦.......”葉伯說到這,頭都快埋進胸口了:“小友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幫幫我們吧,否則我們兩個就都玩完了,甚至整個環城醫院也多半運營不下去了,你就忍心讓那么多人失業嗎?”
  林俊略微沉吟了一會,無奈的嘆了口氣:“病人是無辜的,醫院的同事們也是無辜的,答應你也不是不可以,可從你這句話,我還是看出了你是什么樣的人,你把自己跟你的外甥,看的比其他人都要高,然而事實上,你們并未比他們高多少,你既然說什么都肯做,那么你給我跪下,只要你肯跪下,我就回去!”
  “這.......”葉伯低頭看著地面,只感覺到了莫大的屈辱,當了整整二十年的首席一聲,心高氣傲,何時被人這般羞辱過?
  “時間不等人,也許我們過去的時候,歐陽小姐已經.......”林俊見他猶猶豫豫的模樣,不禁提醒道。
  果不其然,這句話剛剛落下,葉伯就低下了高傲的頭領,雙膝跪地,就要叩頭。
  “叩頭就算了,我受不起。記住你這一跪,跪的可不是我,跪的是大地之眾生,佛曰眾生皆平等,你我他,大家都將生老病死,何來高人一等,低人一等?”林俊說完,便不顧兩人朝著醫院的方向快步趕去。
  “........”葉伯滿臉的不情愿,極其不服,但現在也生怕再度招惹林俊,轉身扶起陳澤生便也緊隨其后。
  回到醫院的時候,歐陽小姐已經插上了氧氣管旁邊還有心電監護儀,上面跳動的波紋,那是大起大落,警報聲一直在響,竟有心律不齊,呼吸減慢的情況,然而周圍的醫生卻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看著。
  江晴天見到林俊那是臉色冷冰:“怎么現在才回來,這么慢?”
  林俊看了她一眼,并沒有解釋什么,掃了一眼躺著床上的少女:“現在病人情況怎么樣?”
  對于林俊沒有回答自己的問題,江晴天雖然有些不滿,但卻沒有追究,畢竟現在可不是計較這些事情的時候:“現在情況很危險,她吃了波士頓龍蝦之后中毒了,我們把湯汁跟肉末送去化驗了,這波士頓龍蝦的的確確沒有被下毒,至于她為什么會中毒,這就不得而知了。”
  “波士頓龍蝦本來就沒有毒,從頭到尾都沒人對她下毒,是她吃的東西在她體內,混合成了毒!”林俊淡淡道:“我離開的時候還特地叮囑了,清淡飲食,就是為了避免這種情況的發生。”
  “等等,我聽不太明白,什么叫做混合成了毒?”江晴天有些聽不明白。
  “這位大小姐很懂得該如何養生,在裝暈的這段時間里,她其實是有吃東西的,而吃的就是維生素片以及一些零食,否則她就不只是血糖低那么簡單了,而是應該維生素缺失。”
  “零食自然是不能提供額外的維生素,而她維生素之所以跟得上,只能說明有服用補劑,哪怕不吃正餐,身體也十分正常。”
  “還是沒聽明白,這跟她中毒有什么關系?維生素不會引起中毒吧?”江晴天還是沒聽明白。
  “是,維生素是不會引起中毒,但維生素遇上海鮮,便會產生微妙的化學反應,海鮮之中特有的化學元素五價砷遇到維生素C,便會變成有毒的三價砷,也就是古代常說的,砒霜!”林俊的話頓時引起在場眾人皆驚!
  “什么?竟然是砒霜?那我家小姐豈不是!”中年人那是立刻就跳了起來。
  “你有把握治好她嗎?”江晴天看了林俊一樣,她還真是不知道這些,而且無法理解,這一個實習醫生,竟然懂得這么偏門的東西,實在有些不正常。
  “本來她的身體就是體弱多病的類型,我還真沒有把握治好,更何況我之前還是個泊車小弟.........”林俊那是話里有話,其他人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罪為禍首江晴天又豈有不明白的道理。
疯狂之七闯关
中超积分 河南22选5开奖好运3 重组股票跌停开盘 11选五5开奖结果 黑桃棋牌游戏 今晚好彩1开奖号码 一起玩温州麻将ios sg飞艇开奖资料 fg美人捕鱼攻略 极速飞艇开奖官方网站 下载哈灵麻将 29选七1000期走势图 手机斗牛棋牌app 福彩3d杀号定胆金胆 东北棋牌游戏软件 好运来分分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