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妙手靈醫 > 第九章 丟人現眼

  “啊?初吻?真的是初吻嗎?”林俊那是發了個夸張的表情,故作驚訝,看今天江晴天的反應也的確極其的生澀,應該所言非虛。
  “當然是真的啊,我之前不是跟你說過,我沒交過男朋友的,其實最主要是因為家里不讓我談戀愛。”江晴天有些憤憤不平的說著,但卻沒有想要延伸這個話題的意思。
  “不過說實在的,你愿意親他,至少說明你不討厭他,你覺得他怎么樣?”林俊突然表情變得有些古怪,如果人家江院長對自己有意思,那他倒是不建議就這么收了,反正自己也恢復單身了。
  正在輸入中,這個狀態保持了約莫幾分鐘,似乎江晴天在整理思緒,該如何表達一般,略微又是幾分鐘,江晴天才打出來:“嗯,長得還算是個人樣吧,不帥但耐看,不過怎么樣我也是他的頂頭上司,他怎么就那么不尊敬我,真的是沒大沒小!”
  林俊那是一陣無語,這個詞匯用的,什么叫做長得還算是個人樣,不過這一句話,卻可以看出,江晴天對他的印象不錯,雖然談不上喜歡跟愛啊什么的程度,但還是有機會的。
  “你也不虧啊,你怎么就知道那叫做林俊的不是初吻呢?他要是初吻,你也是初吻,那么互相一抵消,似乎也沒什么了,不虧不賺,買一送一,完美!”
  “你說的好有道理,我竟無言以對。不過說實在的,真正讓我生氣的是另外一件事,我覺得我有必要跟他道歉,可我在猶豫該怎么開口........”江晴天所指的另外一件事,自然就是陳澤生的事情了,事情已經證據確鑿了,也該給林俊正名。
  “這個很簡單啊,哪里有什么好猶豫的,這親都親了,難不成開個口會比親一下來的難?好了,現在天色也晚了,如此寂寞的夜晚,你應該趕快把我的獎勵發出來。”林俊那是不想在深入去聊了,總感覺有些乘人之危的意思,自己給自己做月老,感覺就別提有多怪了。
  “能不能不發啊,感覺給朋友,而且是男生,發自己的照片.......有點怪怪的。”江晴天直到這個時候,才發現給別人發照片有多奇怪了嗎?
  林俊那不由笑的更開了,直接發了個爆笑的表情:“那你之前干嘛發?這可是我們聊天的規矩,開了就沒有破壞的道理,人要言而有信,獎勵!”
  “好的吧,反正老規矩,打馬賽克了,你可別拿我照片,做奇怪的事情啊!”江晴天說話間,照片就發了出來。
  林俊那是眼疾手快,果斷是保存了一波,這張照片只是一個背影,但那背影卻是一個完美的魔鬼身材,那比例,該怎么形容,就是完美二字,無論是身材還是氣質,江晴天都甩那些大明星不知道幾條街。
  “你在胡說什么,我這么大義凌然的正派高人,怎么可能會做什么奇怪的事情?而且話說,你指的奇怪的事情是什么?”林俊那自然是要假裝不知道。
  “臭流氓,再見,跟你聊天很愉快,能不要照片就更好了。”江晴天直接結束了話題,發了個睡覺的表情。
  林俊那是無奈,他本來是有睡意的,結果被這么一個照片刺激的,渾身血脈翻騰,哪里睡得著,只能坐在床上,運行真氣打坐修煉,這到了凌晨兩三點,他這才平復了心情,可以睡個好覺,還真別說,真氣真的是相當神奇的能量,更還有助眠的效果。
  早上七點,林俊就清醒了,不過就三小時的水面,但他卻感覺比睡了八小時還更加的精神,這也是他體內真氣運行帶來的好處,看來以后睡前都該修煉一下,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洗漱一下,換身衣服,他便朝著教導主任的辦公室走去,對于教導主任那個胖子,林俊那是毫無好感,如果不是自己成績好,也許第一個想要開除學籍的人就是教導主任。
  教導主任雖然從未承認過,但他一直對于獎學金的人選頗有意見,當時他本打算把獎學金交給另外一個同學的,可畢竟這件事他做不了主,經過其他老師討論投票,最終就落到了林俊的手中。
  然后林俊就被盯上了,他自己也不知道為什么。一直到實習期,從一些道聽途說之中,知道了那名沒有得到獎學金的同學是教導主任的一個親戚,因為自己壞了他的事,所以才把林俊視為眼中釘肉中刺。
  當然也是道聽途說沒有證據,但似乎除了這個理由,就沒有其他的可能性了,既然惹不起,那就只能躲了,可這有關畢業的事情,也是避無可避了。
  就在林俊站在門口猶豫,該用什么表情面對教導主任之際,身后突然傳來了一個頗為熟悉的聲音:“王少,我今天去交實習報告,好擔心教導主任會不會不讓我過啊,他要是卡我,我怎么辦?畢竟我的學分才剛剛踩在及格線上,他要讓我重修,那我也太慘了吧?”
  轉頭朝著聲音的方向望去,這個聲音還能有誰,能在校園遇到的,自然就只有他的前女友李燕婷了。
  就見李燕婷正挽著一身名牌的男人,那個被成為王少的富二代,緩步走來。
  對于李燕婷的擔憂,王少則顯得不以為然:“你就放心吧,教導主任我已經打點好了,就算你什么都不交,他也會讓你過的,趕快把這些破事處理了,咱們去醉鄉院吃飯。”
  林俊之前還沒有看過這個叫做王少的正臉,當時坐在車里,還是個側臉,現在看到正臉立刻就想起了這王少是誰了,王少全名叫做王義,可這個人一點都不仗義,據說坑過不少,在學校里的風氣很不好,是個出了名的紈绔子弟。
  家里是個拆遷戶,早年東區開發建機場,他家那本破破爛爛的祖宅老樓,看上去不怎么樣,但正好建在了機場的核心區域,周圍都開發的差不多了,他們硬是不拆,嫌拆遷款少。但建好的區域總不能不要吧?
  于是這個價格就一直在商榷,開發商也是磨的煩了,沒辦法建成就沒辦法通行,機場就無法盈利,一天就要多虧上幾百萬乃至幾千萬,跟以后的利益想必,這么點錢,似乎也就不足一提了,最終就以一個九位數的價格成交了,具體多少就不得而知了。
  畢竟這種影響不好,所以當時政府機構與開發商還有一些新聞媒體都盡可能的低調處理。
  李燕婷點了點頭,一臉欣喜,就在王少的臉頰上親了一口,王少則是嘿嘿一笑,手極其快速的從李燕婷的胸上揉了一下,李燕婷臉立刻就紅了幾分,目光移到一旁,這才看到了一旁不遠處的林俊,不由驚呼出聲:“林俊?你怎么在這?”
  林俊那是拳頭緊握,牙關緊咬,他本以為自己可以釋然的,結果還是心臟宛如被重擊了一般,難以形容的疼痛,鼻子還有一些酸澀,竟有些悲傷涌上來,但他強忍著,盡量讓自己的表情平靜。
  都說社會是一個大染缸,以前李燕婷還是一個單純的女孩子,但現在竟然已經變成了這幅模樣,甚至大庭廣眾的,如此不知廉恥。
  “我來學校來干嘛,當然是來找教導主任的。”林俊不溫不火的說著。
  “你怎么也實習完了?”李燕婷有些狐疑的看著林俊,她可是知道的林俊被貶職去當泊車小弟了,應該是沒辦法拿到認可蓋章,這怎么完成實習報告的?
  如果換了是王少這種有家庭有地位的人能夠很快的拿到蓋章那還說得過去,他林俊怎么可能在這短短半個月的時間完成蓋章的?
  “我說這是誰呢?竟然窮還不說,還有偷窺的癖好啊?怎么了?你環城醫院的泊車小弟當的太好了?拿到單位蓋章了?畢竟也是,行行出狀元,不一定要當醫生嗎?當個泊車小弟,把泊車的精髓發揚光大,也可以嘛!”
  王義那是冷笑不已,言語之中盡是譏諷,在他看來,林俊還不如他家一條狗。
  兩個人的對話引起了周圍同學的側目,尤其是王義那毫不掩飾的大嗓門,他就巴不得大家都來看熱鬧,來看林俊出臭。
  同學們也是好奇啊,這里不是醫科大學嗎?雖然不算是頂尖的,但好歹也是學醫的,怎么實習單位還有泊車這個選擇呢?這個跨行,跨的也未免有些太大了吧?
  “........”林俊沒有回答,選擇了沉默,不過對于王義的譏諷,他卻沒有往心里去,他林俊可跟以前不一樣了。
  李燕婷眼睛一亮似乎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我就說你怎么可能這么快拿到實習報告呢,看來是混不下去,來找主任幫你換實習醫院了,像這種事情,也不能怪你,誰讓你是個窮鬼呢?沒錢沒勢就得被人踩著,你還沒看明白嗎?”
  “燕婷,這可就是你的不對了,給他留點面子,要不然他說不定會去報復社會啊,到時候可就不好了。”王義笑了,赤果果的嘲笑:“他這輩子都沒有去醉鄉院吃飯的機會,這輩子都沒有坐進豪車的可能性,他又怎么會看得明白?”
  林俊自認為自己很能忍,但他忽略了自己畢竟是一個年輕人,當下心中也是忍不住的惱火,最讓他看不明白的是李燕婷為什么對自己有如此大的仇怨,自己也沒有虧待過她啊,怎么她甚至跟王義一唱一和的來攻擊他。
  常說,有一百塊那能為你付出九十九的男人才是真正的愛你,可你永遠不知道,對于那個男人而言,他所藏的可能是一千塊甚至是一萬塊。而有的人,別說九十九了,連五十都沒有,那么他就不愛你了嗎?
  以金錢來衡量誰付出的更多,本身就是愚蠢的,可即使如此簡單的道理,李燕婷還不明白嗎?或者說,她明白,只是她做出了選擇?
  林俊瞬間覺得李燕婷太可憐了,甚至是極其的悲哀,她永遠不會明白愛到底是什么,不過李燕婷的下一句話,讓林俊徹底撕毀了李燕婷在他心中的留下的印記:“一個連父母是誰都不知道的孤兒,就別站在這里丟人現眼了!還不讓開?”
疯狂之七闯关
丫丫湖南麻将外挂最新版 麻将桌 疯狂飞艇是官方彩票吗 2019上证指数最高点 北京赛车 官方app下载 上海天天彩开奖结果 手机真人脱麻将3安卓版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结果走势图表 捕鸟游戏有凤凰 大庆52麻将官网 福建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山东十一运夺金一定牛走势图 福州麻将点炮 山东11选5任三技巧 二分彩官网_Welcome 星悦内蒙麻将下载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