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妙手靈醫 > 第十九章 西不如中

  一直到汽車徹底消失在了道路的盡頭,江明明這才后知后覺的反應過來,雙目通紅,更是恨的咬牙切齒,他狠狠的一拳砸在汽車引擎蓋上,砸出了一個淺淺的凹陷。
  “林俊,醫學交流大會上,我倒是要看看,你到底是不是浪得虛名,咱們走著瞧,這件事沒完!”
  醫學交流大會舉辦在醫學研究中心,距離環城醫學院并不遠,但路況卻相當的復雜,尤其是那龐大的車流量,以至于距離不遠,卻也花費了半個小時。
  江晴天的大奔熟練的倒車入庫,停了下來,看了林俊一眼:“我表弟那個人心高氣傲,年少輕狂,你也別太跟他較勁了。”
  “我是無所謂,他的一些所作所為在學校里也不是什么新聞了,如果不是他的作風有問題,以他的成績,又怎么會無學校敢收,跑到了我們環城醫學院呢?”林俊并不在意的說著,推開車門就下車了。
  “我是希望不要因為這件事影響你的發揮。”江晴天把這次的醫學交流大會看的很重,如果像林俊這種獨狼,名氣那是可有可無,可她身為一家醫院的院長,有這個責任跟義務為醫院做出更大的貢獻。
  走進大會現場,大廳內已經布置了一番,桌子、椅子、甜品、酒水。林俊一眼望去臺下已經幾乎是座無虛席了,大概有數百人,而臺上則坐著這次醫學探討大會的主辦方,以及為醫學界做出決策貢獻的三名醫學界的權威醫師。左邊的是中醫,其他兩名都是西醫。
  當中最值得一提的就是坐在左邊的那位,已經九十九歲高齡老中醫,他便是那號稱現代華佗的吳青山,據說他三歲便能熟背《本草綱目》,六歲便能給人配藥,九歲已然開始行醫問診,自研發一套中醫療法,在對抗癌癥之中有著很大的成效,讓世界矚目。
  不過傳奇是很短暫的,到了中后期,伴隨著西醫的崛起,中醫的地位就非常的尷尬,除了那些長輩還對中醫念念不忘,現在年輕人都相信科學,對于中醫那一套嗤之以鼻,中醫的存在已然岌岌可危,就連這次醫學交流大會,也是側重現代化醫療,中醫似乎已經可有可無了。
  林俊在江晴天的帶領之下,找到了他們專屬的位置,位置距離臺上很近,這才剛剛坐下林俊就不由眉頭一挑:“江院長,我學的是中醫,你該不會是入錯會場了吧?”
  江晴天也不是第一次參加這樣的醫學交流大會了,那是無奈的苦笑一聲:“沒辦法,現在中醫之所以沒落,主要是落后,跟不上時代了,西醫有著他們得天獨厚的優勢........”
  “恕我不能贊同你的說法,即使現在許多外國的西醫配方,不也是中醫演變過去的?我們才是用藥的始祖,沒有神農嘗百草,那些外國人又怎么會知道那些草藥都有著什么樣的藥性?我們為醫學界做出的奉獻絕對要超過西醫,而且中醫并不落后,甚至極其的超前!”林俊極其認真的說著。
  所謂說者無心,聽者有意,林俊坐的位置本來距離臺上就不遠,當下這一句話那是一字不差的傳到了臺上三人的耳中,坐在左邊的吳青山那是屢屢胡子,贊賞的點了點頭,而旁邊兩人就顯得不淡定了。
  中間那名西醫眉頭一挑:“這個年輕人是來搗亂的不成?”
  另外一名西醫冷哼一聲:“我看他無非是想要借此機會,讓更多人認識他,以達到一個炒作的目的,現在的年輕人,各個目的性極強,為達目的甚至可以不擇手段。”
  主辦方也是臉色陰沉:“這次醫學交流大會的目的,是為了徹底摒棄一些不科學的治療方式,以免在有誤人子弟的情況發生!而且你又是誰?竟然敢說西醫不如中醫?”
  “我可以很明確的告訴大家,中醫是國粹,是祖祖輩輩用一次次血的經驗與教訓傳承下來的精華,中醫就是比西醫強!就是比西醫超前!”林俊那是完全沒有退縮的意思,反而身子站的筆直,正氣凌然。
  這番話,那是擲地有聲,鏗鏘有力,直接在會場內像是一道雷電轟鳴而下,頓時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了林俊的身上,他難道不知道這次的醫學交流大會,就超過八成都是西醫嗎?
  臺上的吳青山看著林俊的眼神更亮了,如果說之前是欣賞,那么此刻就是喜歡,這么一個年輕人真和他的眼緣:“年輕人,你對中醫與西醫,似乎有著很獨特的見解啊?”
  “獨特的見解談不上,但我很清楚,有些病未必就要開刀動手術、也不用動不動就打針、吊瓶、吃藥,就是因為西醫一味的依賴抗生素,才造成了超級細菌以及一些耐藥細菌的異變!”林俊這句話,讓那些本來想要反駁他的專家無話可說,就是因為濫用抗生素才產生這一系列的變化,西醫有著絕對不可推卸的責任。
  不過臺下的人是無話可說,但臺上的那兩名西醫可不是擺設,左邊那一名西醫不屑冷笑一聲:“那你既然這么說了,我倒是想要問一問你,不打針不吃藥不吊瓶不手術,怎么治病?你莫非是要用那只存在與小說里面的運功療傷?吹一口仙氣,藥到病除?簡直不知所謂!”
  林俊也沒有著急跟他爭辯,而是打算用事實說話:“你感冒了幾天?”
  “我是感冒了,不過我的鼻音那么重,是個人都聽得出來,這不算是什么本事。”西醫聽到林俊這么一說,不由冷嘲熱諷起來。
  “是,不過這并不是我要說的重點,我不要你吃藥、不要你打針、更不要你吊瓶,你只需要按兩下,就可以治好你的感冒,你信嗎?”林俊平靜的說著。
  “可笑,簡直可笑,你莫非是要表演什么魔術不成?我們都知道,感冒是有細菌跟病毒引起的,只要藥物可以殺掉他們,你按兩下莫非能比得上抗生素?而且我病了,我自己對癥下好,還用你來治?你是在侮辱我嗎?”西醫那是勃然大怒,眼睛瞪著溜圓。
  林俊仍舊是一臉的平靜:“可問題是,你知道你生病了,你也應該吃過抗生素了,可還不是沒有治好?”
  “愚蠢,我暫且不管你是中醫還是西醫,你都應該清楚,感冒的治愈是需要一個過程的,藥物只可以縮短過程,卻無法立刻治愈,我看你小子就是來搗亂的!”西醫鄙夷的看著林俊。
  “你的身體虛弱,長久的熬夜工作讓你體質下降,常常身體無法適應疲憊而感冒,但你都并不在意,因為你覺得感冒是小問題,吃點抗生素就好了,可時間一長,你的身體對抗生素已經產生了耐藥性,藥物的效果只會越來越低,不如讓我試試,你在來判斷,究竟是西醫厲害,還是中醫更強?”林俊只是看著西醫,雙眼卻格外的有神,似乎什么都看得一清二楚一般。
  西醫聽著林俊所說,那雖然還是惱火,卻也清楚,無謂的爭辯毫無意義,所幸道:“好啊,你小子說給我按兩下就好,你盡管試試,如果沒效,保安就給我把他轟出去!”
  “其實很簡單。”林俊一邊說著,一邊走上臺,來到西醫的背后,伸出雙手,用大拇指抵住了位于后頸部的風池穴,輕柔按摩,然后迅速轉移陣地,按在了大椎穴上。
  西醫那本來十分抗拒質疑的臉,伴隨著林俊的按摩竟感覺到一陣的舒爽,一股暖意位于自己后頸部為以及脊柱延伸開來,喉嚨的異物感,鼻腔的堵塞,竟然感覺到了一絲瘙癢,這股癢意還有越演越烈的征兆。
  “啊,啊,阿秋!!!”西醫頓時打了一個大大的噴嚏,一股黃的黑的紅的物質就被噴到了地上,同時林俊也收回了手。
  西醫那是發出一股子舒爽的呻吟,深吸兩口氣,氣管暢通,喉嚨也沒有異物感了,甚至他都有種豁然開朗,神清氣爽之感,在意識到了自己的變化之后,一臉的震驚:“這,這就好了?而且感覺比我感冒之前的身體狀況還要好,這,這怎么可能?”
  他說話的聲音,已然跟之前形成了很強烈的對比,之前還有一個感冒的聲音,而現在自然通暢,發音正確,感冒竟然就這么好了。
  西醫,臉都黑了,這啪啪打臉的速度也太快了,事實勝于雄辯,現在說什么都不對。
  另外一名西醫自然是要挽回顏面的,強裝鎮定道:“不過就是一個感冒罷了,你中醫能治,我西醫就不能治?憑什么說中醫比西醫強?再說了,整個環城,除了吳青山老先生傳承了宮廷御醫之外,環城誰還配稱為中醫!”
  雖然兩名西醫丟臉了,但又怎么會認輸,那是狠狠的抨擊了在場除了吳青山之外的所有中醫,同時意思也就是,吳青山老爺子只要撒手人寰,環城的中醫時代就此畫上句號,中醫徹底淪為不入流的角色!
疯狂之七闯关
免费幸运飞艇计划 北方华创股票股吧 南昌麻将算子规则 极速飞艇是官方的吗 新疆11选5 捕鸟游戏下载 黑桃棋牌官网手机版 足球即时比分即时赔率 波克捕鱼卖弹头的微 真人填大坑赢钱的 秒速牛牛计划 极速11选5 北京快中彩玩法说明 顶呱刮彩票官网下载 天津快乐十分哪个平台 上证大盘年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