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妙手靈醫 > 第四十九章 含冤莫白

  頓時一道強烈的光芒十字,憑空而出,直接將女鬼釘在了光芒之上,女鬼那撲來的身體宛如被定住了一般,動彈不得,慌亂的揮舞著手腳。
  “放開我!你!放開我!你們男人都該死!都得死!”女鬼那是拼命的掙扎著,但伴隨著她的掙扎越發強烈,光芒也越發的強盛,她的身體逐漸變得透明。
  “你已經死了,就應該進入輪回,現在待在江晴天的身邊,對她只有害處全無好處,而且你竟然還妄想利用她的身體來做一些傷天害理的事情,我今天就要替天行道,讓你魂飛魄散!”林俊說著,那朝著虛空便再度畫了一個十字架,頓時兩道十字架交織在了一起,一團白色的圣潔火焰,就那么憑空出現。
  女鬼似乎感覺到了什么,整個身體都在瑟瑟發抖,露出了驚恐的表情:“不!不,不要殺我!我不想連轉世投胎的機會都失去,我不甘心,我只是不甘心!為什么我大好年華就得死,而他們那群畜生,卻還能那么逍遙自在!”
  林俊手微微一停,雖然這女鬼對男人有著很濃烈的敵意,可終究尚未鑄成大錯,自己就這么動手滅之,好像的確是有些過了,不由反問道:“不如這樣,你先告訴我,為什么你有這么大的恨意,然后我在想該怎么處理你。”
  “我是被一個闊少害死的,我本來是一個窮姑娘,家里條件也不好,來到大城市,機緣巧合認識了一個闊少,他說他會愛我一輩子,可我一開始并不相信他,畢竟我媽媽讓我出門在外要小心,所以我給他時間,讓我想想。”
  “這一開始,還是挺好的,他待我從未變過,可那時間一個月不到,他就開始原形畢露了,似乎追求我讓他感到了厭煩,他開始用手段,拿的家人威脅我,逼迫家里欠債,用我來抵債,最終我妥協了。”
  “我不得不妥協,不妥協我的家人恐怕就無法繼續生活下去了,然后我成為了他的玩物,我認命了,可他這畜生竟然還讓他的朋友一起來.......然后在一次醉酒好,掐死了我,可即使如此,他們也沒有放過的身子,我就在旁邊看著,他們玩弄我那冰冷的尸體.......為什么!為什么!這個世界太不公平了!我什么都沒做,卻付了黃泉,他們卻能無驚無險!”
  女鬼回憶起了那些種種,臉整個都扭曲了起來,血淚花花流動,一臉的痛苦之色,聲嘶力竭,撕心裂肺的喊著。
  林俊說是不觸動那是假的,卻又無奈的搖了搖頭:“天道有輪回,蒼天繞過誰?這不是你能左右的,你繼續在這里逗留,什么也改變不了。”
  “對,我也許改變不了什么,但,但你能啊!我求求你!求求你替我主持公道!”女鬼似乎想起了什么,突然那么虛空跪下,祈求著,眼神之中盡是痛苦與無奈。
  “你怎么知道我可以幫你?”林俊詫異道。
  “因為你可以看到我,還可以傷害我,我相信你有這個能力。”女鬼說著話,那是給林俊隔空就那么磕頭:“我求求你,只要你幫我主持公道,讓我沉冤得雪,即使不用你動手,我也會乖乖的跟著陰差離開的。”
  女鬼神情悲涼,完全不像是在說假話,林俊有些猶豫,但看到江晴天的手指微動,好像就要醒來了一般,不由急忙道:“這件事讓我思考一下,我先把你封在木盒之中。”
  “謝謝你了......”女鬼那是感激的說著,既然林俊沒有拒絕,那就是會認真考慮,她也完全沒有逃跑的想法,就林俊的手段,她根本就沒有那個能力逃跑。
  林俊那是虛空一劃,十字架通通消失,同時來到了木盒子前,在上面虛空畫符,徹底阻止了陰氣的四散,免得這陰氣繼續影響江晴天的身子。
  “我這是怎么了?”江晴天捂著有些發酸發疼的手臂,幽幽的睜開了眼睛。
  “你剛才喝多了,我扶你到房間,然后你不知道怎么的,就自己滾下床了。”林俊那是只能瞎扯著,總不能告訴她,哦,你家有鬼,然后你被俯身了。
  “喝醉了?”江晴天那是揉揉自己的發疼的手臂,一臉的茫然:“我怎么什么都記不清楚了?”
  這女鬼的道行雖然談不上有多高,但江晴天畢竟只是一個普通人,她被俯身之后,所做的一切事情都不會記得的。
  “你這就是喝醉了,只需要睡一覺就好了。”林俊說著話,扶起了躺在床上的江晴天。
  江晴天喃喃自語:“不對啊,我這段時間,好像是經常這樣,總有那么幾件事情,記不清楚。”
  “可能是你工作壓力太大了,太累了,所以才更要好好休息啊!”林俊那是趕忙打著馬虎眼。
  “也許是吧。”江晴天工作一直十分的刻苦,這倒是真的,所以她也沒有想這么多。
  林俊指了指梳妝臺上的木盒:“對了,我看這個木盒有些年代了,這是你自己買的?”
  “這個木盒,是我在古玩城買的,當時一個擺地攤的老人家,買了這東西七天,都沒人要,我見他可憐就買了下來。”江晴天雖然喜歡古玩,但更多的是喜歡陶瓷一類,這種木質的古玩,她還很是沒有多大的興趣,不過想著家里也需要一個收納的物件,就直接拿來用了。
  “這個木盒有問題嗎?”江晴天看著林俊的臉色有些奇怪,不由詫異道。
  “嗯,你先把這個盒子給我,我過兩天,給你換一個更好的。”林俊說著。
  “啊?為什么?”江晴天那是愣了一下,她實在是沒有想明白,林俊要這個盒子干嘛。
  “呃,不為什么,你給我就是了,我見這個盒子有點歷史,想研究一下。”林俊那是臨時編了這么一個理由,雖然有些漏洞百出,但這東西可不能繼續待在她家里。
  江晴天好奇的盯著林俊半天,最后還是點了點頭,把盒子交到了林俊的手中、
  “嗯,天色不早了,那你早點休息吧,我就不打擾了。”林俊拿了一個塑料袋,把木盒裝了進去,帶著就要往外走。
  “等等,你把這個也帶上。”江晴天忽然叫住了林俊,然后從一旁的抽屜里,抽出一把備用鑰匙。
  林俊接過一看,那是一愣:“這不是你家的備用鑰匙嗎?”
  “你可別誤會了,我只是怕我爸又來糾纏我,有鑰匙你也方便找我......”江晴天說到這,臉紅的宛如能滴出血一般。
  “嗯,你有麻煩的話,隨時打我電話,二十四小時在線。”林俊把鑰匙放入了口袋,點了點頭,就推門離開了套房。
  而就在他離開房間不就,江晴天站在了陽臺,看著樓下那一道走遠的身影,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送我一個更好的?他是想討我開心,想要追求我了嗎?”
  一直到再也看不到林俊的背影,她的眼中閃過了一絲期待與欣喜之色。
  林俊那是沒開車,打了一臺出租車直接趕往了比較偏僻的公園,這里有一個很大的人工湖,此刻已經到了十一點,公園早已經是空蕩蕩的了。
  林俊下車,那出租車司機是一溜煙的跑了,這里那是陰森森的,路燈昏黃,看上去就怪恐怖的。
  將木盒子放在地上,林俊剛剛要把這封印解除,把這女鬼放出來問個清楚,是非曲直,然而這手還沒碰上木盒,不遠處突然傳來了呼救的聲音。
  林俊眉頭一挑,朝著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就見到一個穿著包臀裙的女人,正踩著高跟鞋,歪歪扭扭的跑來,由于穿著高跟鞋,她跑的也不快,但仿佛身后有什么恐怖的東西在追她一般,那是直接脫了高跟鞋就開始狂奔。
  林俊那是把木盒再度放在了塑料袋里,提了起來,女人就已經來到了林俊的身旁,一把抓住了林俊的手:“帥哥,求你幫我一個忙!”
  林俊看向女人,不由的就是眼睛都直了,這個女人二十五歲的模樣,身高足足有一米七五,身材凹凸有致極其的熱火性感,最主要的是那一張臉,竟是三百六十五度無死角的完美,身上更時有時無透露著一種香味,那決不是什么化妝品的味道,而是荷爾蒙!雌性荷爾蒙!
  “狐貍精?”林俊那是幾乎下意識的把這句話給說了出來,這女人簡直就是移動的荷爾蒙發生器,宛如有魅惑他人的功能一般,禁不住的就是難以移開目光。
  這女人似乎也知道,自己對于男人的殺傷力極強,那是趕忙祈求:“帥哥,你幫我擋一下他們就成,我保證他們不會傷害你的。”
  她一邊說著,一邊扭頭看到遠處已經趕來的人影,那是急忙閃到了林俊的身后。
  “欣蘭!你這個表子!你給我停下!”那一個穿著黑色西裝的中年人,一邊跑一邊大喊著,后面還跟著好幾個保鏢式的人物。
  “你叫做欣蘭?”林俊那是詫異了看了一眼:“狐貍精欣蘭?那個陰陽藥業集團的老總?”
  “你認識我?”欣蘭看著林俊眨了眨美麗的眼眸。
  “當然,整個環城估計也沒什么人不認識你的吧?”林俊眉頭微微一緊,挪開了目光,這女人真的是狐貍精轉世!
  陰陽藥企是整個環城最大的制藥公司,代理過許多的西藥,其中也自足研發重要,遍布整個環城,一提到最大的制藥公司,頭一個想到的定然是陰陽藥業。
疯狂之七闯关
四川快乐12 美女导师教你日赚800 吉林十一选五啥时候开 20选5 三峡游戏中心安卓版下载 极速11选5 360竞彩足球比分直播 百度 甘肃11选五组选怎么买 二连码是什么数 未来云南麻将教程 26选5 广西快乐10分 江西11选5玩法规则 棋牌信誉 白小姐必中选一肖 哈尔滨麻将窍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