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妙手靈醫 > 第五十一章 好酒貪杯

  第五十一章
  就在欣蘭拉著林俊往星晟閣進去的時候,一個人影突然迅速沖到了欣蘭的身前攔住了她的去路:“小姨,這個男人是誰?”
  林俊朝著那擋住去路的人望去,那是一個身穿白大褂的年輕人,此刻正一臉憤怒的看著自己,他身上有著很濃烈的中藥味,看來是這星晟閣的醫生。
  欣蘭看著年輕人有些尷尬的解釋著:“子豪,你別誤會了,這是我剛剛遇到的一個朋友......”
  “不用說了,小姨,我已經知道你逃婚的事情了,你逃婚竟然只是為了這一個男人?”年輕人狠狠的瞪了林俊。
  “你說什么呢.....沒這種事。”欣蘭那是氣的話都說不利索了,急忙跟林俊解釋著:“林俊,這是我的侄子,子豪,他的性格有些直,所以你千萬別跟計較。”
  “沒事,我不會跟他計較的。”林俊輕笑著。
  “什么不跟我計較?別以為你大我幾歲就比我了不起!”子豪那是怒發沖冠,立刻就不滿意了,怎么樣他也是成年,長得也是男人味十足,雖然輩分比欣蘭差了一大截,可也不容他人小瞧了自己。
  “住口,別對客人無禮!你看你這般爭強好勝的樣子哪里有點氣度?”欣蘭怒喝一聲,將其推開。
  “小姨,我就是看他不順眼,你跟付陽春都已經要結婚了,結果為了他,居然連婚禮都不顧了?”子豪那是眉頭緊鎖,一提起就怒不可遏。
  “我都已經跟你說了,不是,他不是!明白嗎?”欣蘭那是頭大如斗啊。
  “不是?那你剛剛為什么要拉著他的手?”子豪顯然是誤會了剛剛那一幕,對著林俊包含敵意:“你要是個男人就堂堂正正的解決這件事,當第三者算什么本事?”
  林俊那是一臉的苦笑無奈,摸了摸自己的鼻子,這哪跟哪啊?莫非自己長得就很像第三者?
  欣蘭不由揉了揉太陽穴,再度一本正經的解釋了一次:“子豪,這件事情并不是你所看到的那樣,也不是你所想的那樣,我拉他進來只是想要謝謝他幫我,還有付陽春根本就不是什么好東西,他在外面跟許多女人糾纏不休,你跟我都被他給騙了!”
  “小姨,你確定沒有騙我?”子豪遲疑的問著。
  林俊嘆了口氣:“清者自清,濁者自濁,眼見的未必就是真實的,你在胡言亂語,我可以告你誹謗,知道不?”
  “哼,就算你不是第三者,你也別妄想跟我小姨在一起,你也不看看你是什么身份?一邊去!”子豪不屑的看了林俊一眼,言語更是輕蔑諷刺。
  子豪其實也聽過一些付陽春的事情,不過只是聽說一些流言蜚語罷了,他也沒有親眼見到,所以沒有妄下定論,但現在聽了欣蘭所說,不由就信了幾分。
  不過他在打量了林俊一眼,這看起來也不過就是剛出社會不就,目測沒比自己大多少,這樣的人,又怎么配得上小姨這樣完美的存在?
  林俊聽著這個人那惡劣的態度,當下眉頭一緊,正要反唇相譏,卻在這個時候,一個青年扶著另外一個中年人,正好朝著星晟閣門口走來。
  然而就在即將踏入星晟閣的大門時,被攙扶的那個男人,突然雙眼一翻,整個身體就癱軟了下來,他朋友那是朝著林俊這邊焦急的大喊著:“醫生,救命啊!我叔,我叔叔他快不行了!”
  周圍路人見狀那是紛紛散開,圍著不知道該做什么,但子豪卻率先撥開人群走了進去:“我是醫生,讓我看看是怎么回事!”
  “醫生,你快救救他!他還有老婆孩子在等他回家呢!”那青年是焦急的喊著,一把拽住了子豪的手。
  子豪那是不由甩開了男人的手臂,一手捂住了自己的鼻子,微微皺眉:“你身上這么重的酒氣,你們喝了多少酒?”
  “沒喝多少,幾瓶洋酒、一打啤酒、一瓶白酒吧?記不太清楚了.......”青年那是面紅耳赤的說著,他也已經有些酒精上涌,迷迷糊糊了。
  “喝這么多?”圍觀的人聽著這一瓶一打又一瓶的,而且還是白酒洋酒啤酒混著來,這還叫做沒喝多少?
  子豪那是略微嘴角抽搐,這樣已經不是在喝酒了,純屬在找死!
  成年男性一天攝入的酒精不宜超過30克,女性不宜超過20克,否則對肝臟、心臟、血液、神經都會造成一連貫的影響,當攝入酒精超標時,更可能引起酒精中毒,一命嗚呼,所以喝酒這東西要量力而行。
  “你的朋友極有可能是這酒精中毒了,你先幫我扶起他,讓我給他扎幾針,把酒精從體內釋放出來。”子豪那是立刻進行了判斷。
  “扎幾針就行了?醫生,你行不行啊?”年輕人顯得有些懷疑,這些扎針什么的,不都是老中醫在干的嗎?這年輕人這么年輕,行不行啊?該不會是哪個學校的實習生,把自己的叔叔拿來練針的?
  “你就放心吧小伙子,這醫生叫做段子豪,是中醫世家段鵬飛的孫子,你叔叔肯定可以康復的。”圍觀的路人說著。
  “中醫世家?可他還這么年輕,行不行啊......”即使有人解釋,年輕人還是有些擔憂。
  “你太多慮了,這中醫世家哪個不是從小開始學習醫術,哪怕他在如何的不入流,也比外面那些所謂的中醫要強上許多。”圍觀的人當中,顯然又不少人常常看中醫的。
  “你侄子也是中醫?”林俊雖然已經猜測到了,但還真沒想到給自己猜對了。
  “嗯,他雖然性子比較直,但跟我爸學醫已經許久了,人也是相當的聰明,按照我爸的說法,似乎已經沒有什么可以教他的了。”欣蘭點了點頭,言語之中盡是贊賞。
  而在此時,子豪取出了自己的針袋,迅速把銀針取出,飛快的用酒精擦拭過后,對著昏倒的病人幾處大穴就刺了進去,他的動作迅速,下針極快,手指宛如彈簧一般,一抖一動之間,五根銀針就同時落下了。
  “哦?竟是五元八荒針,的確有點真材實料啊。”林俊不禁贊賞了點了點頭,這五元八荒針,同時落五根銀針,撼八方氣血,可以說是相當高級的落針法,雖然不如九轉回魂針那樣的驚世駭俗,卻也是上等。
  子豪隱隱聽到了這句話,不禁有些得意的看著林俊:“你倒是有點見識,這正是我家祖傳的五元八荒針!”
  然而林俊卻是輕笑:“這針法厲害是厲害,可你救不醒他.......”
  “哈哈,可笑,你就等著出丑吧!”子豪那是已經把八方氣血全部集合,以達到一個經脈力量最大化,瞬間把穴位都給精準的刺入了:“五元八荒,血脈暢通,神清氣爽,妙手回春!”
  他這一聲,那是讓周圍的人看的一愣一愣的,他們都以為會下一秒奇跡再現。
  然而這昏倒的中年人,卻還是沒有醒來的跡象,反而是臉色越發的蒼白,連一絲血色都沒了,呼吸都已經開始若有若無。
  “他不是酒精中毒了,你這么治,他會死的。”林俊走上前,直接把扎在中年人身上的銀針,迅速的拔掉。
  “你干什么?”子豪那是有些惱怒,這銀針又豈是說拔就拔的,怎么也不征求一下自己的意見?
  “你的技藝是不錯,但你作為醫生還是差了點火候,讓我來吧。”林俊說著,立刻給病人把脈,似乎已經知道了點什么,饒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你也是中醫?”子豪見到林俊那拔針的動作,以及那把脈的姿勢,就知道林俊定然也是一個中醫,而且頗為的經驗老到。
  “嗯。”林俊微微點了點頭,卻沒有多說什么,而是轉頭看向了那名年輕人:“你叔叔是不是以前都這么喝,卻也沒有發生什么事?但今天卻突然暈倒了?”
  那年輕人聽著林俊這么說,那是略微回想了一下:“沒錯,我叔叔跟我都是喜歡喝酒的人,常常拼酒,也不是頭一次這么喝了,雖然醉過但也沒有暈倒過,可今天不知道怎么的,狀態就很不對勁,我就帶他來看醫生,結果才走到一半就昏倒了。”
  “那我就沒錯了,他這是心臟的問題,你叔叔畢竟已經不在年輕,酒精對他那本就狀態極差的心臟,給予了一次重擊,導致心律不齊,供血不足,因此缺氧暈倒。”林俊淡淡的說著。
  “這樣啊,看來以后要少喝一點了。”年輕人那是心有余悸的說著。
  “不,你錯了,不是少喝,而是根本就不能喝。”林俊看了眼年輕人,又看了看他的叔叔:“酒精大量的攝入,對肝臟、腎臟、胰臟、心臟、等等都有著不利影響,你們那樣飲酒,純屬找死!”
  年輕人那是打了一個酒嗝,腦子暈乎乎的,但臉上卻十分的害怕。
  人就是這樣的生物,你跟他說有多危險有多危險,他就是不聽,等到他親眼所見,甚至是親身體驗了之后,就知道怕字怎么寫了!
疯狂之七闯关
鸡毛信好友赣南麻将 天津快乐十分开奖结果查询 甘肃十一选五今天开 3d图谜汇总牛彩网 快乐8开奖查询 虚拟炒股app 哈尔滨麻将技巧 贵州11选5复式计算 十一选五天津 越南河内5分彩开奖结果app 股指期货与股票涨跌 龙王捕鱼秘籍 吉林心悦麻将官网下载安装 韩国排球比分直播球探 富贵乐园棋牌 浙江十一选五开奖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