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妙手靈醫 > 第五十五章 莫名其妙

  “讓你看看又能怎么樣,反正我身體健康的很!那方面沒問題!”年輕人還是嘴硬說著,極力的掩飾著自己身體的異常。
  林俊笑而不語,將手搭在了他的手腕,心中就已經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你有女朋友嗎?”林俊看著他說著。
  “沒有。”青年搖了搖頭說著。
  “那你晚上,自己最好節制一點,你已經快把自己的精氣給耗光了。”林俊那是壓低了聲音給出了原因。
  青年頓感臉色發燙,立刻反駁著:“我,我沒有自己解決過,沒有......”
  只是他這副模樣,還真沒有什么說服力,惹的周圍的人是一陣的哄笑。
  “你這一晚上的好幾次,也太過頭了,最主要的是你剛剛弄完,就沖涼水澡,對你的神經跟血脈造成沖擊,所以你那方面才會有問題的。”林俊繼續說著。
  年輕人當下那是連否定的想法都沒有了,而是無比的震驚:“你是怎么知道這些的?”不過他話音剛落,那是繼續否定:“沒有,我沒做過這樣的事情。”
  只不過他的說話聲,那是越來越虛,底氣不足,周圍大家的鄙夷目光,讓他連解釋的想法都沒了,這還有什么好解釋的,都已經是證據確鑿了,當下只能垂頭喪氣道:“好吧,我的確這樣做過......”
  “沒事,我現在給你施針,先把你的血脈與神經疏通,然后給你開一個藥方,你回去調養,但要記住節制,一個月不超過五次即可,年輕人嘛,可以理解。”林俊站起來,讓青年脫下衣服,把背部露了出來,幾根銀針迅速落下。
  青年人只感覺到腰背有一股暖流在迅速流淌,好似有人在給他按摩一般,那種感覺,甚至讓他極其曖昧的發出了一聲呻吟:“哦~好舒服~啊~”
  后面幾個排隊的女人,那是臉紅耳赤,直接就不敢繼續往這里看了,而其他的病患都是捂著自己的嘴,忍俊不禁。
  片刻之后,林俊這才把銀針拔出,拍了拍還沉迷于那種快感的青年人一下,哭笑不得道:“別在叫了,趕緊拿藥走人!”
  年輕人這才驚醒,原來都已經施針完了,那是趕忙閉上嘴,站起身竟發現自己的腰不疼了,只感覺全身舒爽,精神奕奕,急忙跟林俊道謝:“謝謝神醫,你真的是幫了我大忙了!好人一生平安啊!”
  這前一句話,林俊還是相當受用的,但后面那一句,卻讓林俊也不禁表情怪異了幾分,這不是以前自己找同學要種子時,常說的話嗎?
  這病人走了之后,林俊那是再度加快了速度,很快半個小時不到的時間,排隊的患者數量已經急速減少了。
  晚上這星晟閣的病人,一共十八位之多,如果按照段老先生跟子豪兩人,至少也得忙到深夜兩三點。
  可現在,林俊卻已經將所有人都給診斷好了,而且這些病人還都對林俊五體投地,生龍活虎的滿意離去。
  做神奇的是,林俊看病的手法和治療方式,當真是又快又準,有些病甚至無需用藥便能治好,令人瞠目結舌。
  段云喝子豪兩人一邊瞠目結舌,一邊只能充當一下助手的角色,幫忙抓藥,那些護士已經趕不上林俊這邊診斷的速度了。
  此刻的他們對于林俊完全沒有半點的之一,至于一旁一句話都沒說的欣蘭,雙眸之中更是異彩漣漣,連她也沒有想到,自己晚上隨便路上拉的一個人,竟然是這樣的一個神醫。
  看著林俊那揮手間就能讓人藥到病除,迅速而快捷的治療方法,不禁俏臉微紅,一時之間,竟也有些沉迷到了其中。
  時間已經到了十一點半了,病人也已經看完了,林俊拍了拍手,正打算收工走人,但就在這個時候,門口突然走進來了一位虎背熊腰的男人,他身穿一身警服,氣宇軒昂,看樣子職位不低,再不濟也應該是個隊長。
  “醫生,能幫我看一下病嗎?”我感覺我的喉嚨很疼,好像有什么,但實際上卻咳不出什么......中年人艱難的說著,聲音極其的干澀。
  “有多久了?”林俊問著,同時開始檢查起了警察的情況。
  “就昨天吧,我跟隊員抓捕一個販毒團伙,抓捕的過程之中,有火拼有拳腳,我跟他們的老大纏斗到了一起,沒想到是個練家子,朝我脖子打了一拳,我果斷打斷了他的腿,但第二天,我就變成這個樣子了,難受的很。”警官說著,大概的講了一下。
  “先張開嘴讓我看看。”林俊點了點頭,檢查起了他脖子的狀況,然后在脖子上輕輕按壓了幾次:“這里疼嗎?”
  警察搖了搖頭,然后林俊又換了一個地方,輕輕一按。
  “疼!疼!”警察那是趕忙驚呼出聲:“別按了,就是這里,太疼了!”
  林俊松開手,替他把脈,然后微微點了點頭:“你身體不錯,有健身有運動有格斗底子,但那老大也不是省油的,他一拳打斷了你不少毛細血管,在你脖子內側形成了淤血。”
  警察吃了一驚:“淤血?嚴重嗎?應該不需要動手術吧?”
  “用不著手術,正常情況下淤血都會被身體吸收掉,自主的散去的,只是時間長短的問題。”林俊說著,卻看了看桌子上的針袋:“脖子位置的淤血,銀針效果不佳......”
  “醫生,你說什么?”警察沒有聽到林俊低聲在說什么,不由又問了一次。
  林俊眼珠子一轉:“沒什么,就說你長得這么強壯,竟然還會受傷,明明就跟個大猩猩一樣的人形怪獸,結果卻是一個中看不中用的镴槍頭!”
  “什么?”警察一度懷疑自己聽錯了,但林俊卻是繼續了:“我說你長得中看不中用,一個廢物,就你這樣的人還不如一頭撞死在墻上,來的更好,更快捷!別繼續生在這天地間浪費糧食了!”。
  “醫生,這不是開玩笑吧?這可一點都不好笑。”男人眉頭緊鎖,已經有些動怒的意思了。
  “開什么狗屁玩笑,好了,再見,我已經治完了!”林俊那是拍了拍手,轉身就朝著門口走去。
疯狂之七闯关
沈阳娱网棋牌 500万彩票网完整比分 棋牌游戏娱乐素材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一定牛 广西快乐十分 打鱼金蟾捕鱼 优乐江西麻将苹果版 老11选5规则? pc蛋蛋刷 今天体彩6十1预测号 930好彩十码三期必中一期 河北体彩排列五 中国竞彩足球比分直播 山西麻将扣点点代理 北京赛车pk结果 赛车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