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妙手靈醫 > 第六十六章 關心民瘼

  “湯虎少爺,你堂哥不是說已經不幫你了嗎?”保鏢有些無奈的說著。
  湯虎的的堂哥湯森是環城警察總局的隊長,還是有點小權利的,想要整一個人那是一點問題都沒有。
  只是湯森,已經幫了湯虎很多次了,甚至好幾次都被上面的人警告了數次,如果不是家底雄厚,否則早就被開除了。
  “這次堂哥必須幫我,這歐陽素青我是動不了也不敢動,但那個林俊我卻可以動,要不然我還怎么有臉繼續在環城待著?”湯虎怒吼的說著,頓感自己的腹部那個位置又是疼痛難忍。
  林俊忽然覺得,帶歐陽素青吃這頓飯是非常錯誤的決定,吃飯的這家餐館是最近新開的,正好在做活動,而且裝修也不錯,所以林俊帶歐陽素青來,可歐陽素青卻完全沒有要給林俊省錢的意思。
  光是點菜就點了十幾盤,說是吃不完打包回去,但別說是打包了,這歐陽素青的飯量,簡直太駭人聽聞了,吃起來那是宛如無底洞一般,胡吃海塞。
  “終于吃飽飯了。”歐陽素青那是滿足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極其不顧形象的打了一個飽嗝。
  “這話說的,好像我平時虐待你了一樣。”林俊無語的說著。
  歐陽素青冷哼一聲,對著服務員招手道;“服務員,你們這里最貴的菜是什么?”
  “本店最貴的招牌菜是深海蚌,一只4999,不帶加工費。”服務員說著:“這個深海蚌,足足有手掌那么大,肉質鮮美有彈性,撈上來立刻養著,送到這里還是活的,新鮮的。”
  “好,給我一百只,我要打包回去,慢慢吃!”歐陽素青那是大大咧咧的說著。
  聽到這句話,林俊都有種想直接回家的沖動,這丫頭片子絕對是故意的。
  服務員那是一愣,還以為自己聽錯了,不禁再度問了一句:“什么?你要一百只?可我們店里目前也不過就五只,因為這材料極其難尋。”
  “那就五只吧,怎么,你不會想耍賴吧?”歐陽素青一掃林俊一臉肉疼的模樣,頓時心中樂開了花,讓你在欺負我,不把你吃成窮光蛋,本小姐就不姓歐陽!
  “隨便,今天說好請你的!”五只對于林俊那是相當肉疼,他吃飯還真沒花過這么多錢,這一下子就要2.5萬。
  只是林俊之前已經說過要請客了,不管多少錢,他都要請,反正以后多的是時間把這個氣給討回來。
  “這位先生和小姐,能不能把桌子上的剩飯給我啊?”突然一位身形佝僂的老人家走了進來,她手中還拿著一個碗,赫然就是一副乞丐的模樣,一雙眼睛盯著桌面上的剩菜。
  “可以,不過這些剩飯剩菜什么的,都是剩下的,也沒多少了,我這里還有已經打包好的菜,你拿去吃吧。”林俊看到這老人家挺可憐的,便把之前已經打包一些的菜,遞給了老人家。
  “喂,那是我的!”歐陽素青眼巴巴的看著林俊從服務員搶走的菜。
  “閉嘴。”林俊瞪了她一眼,飽漢子不知餓漢子饑,林俊也是窮苦人家出身,對這些掙扎與溫飽之間的人很有憐憫之心。
  歐陽素青本還打算說什么,但被林俊這么一聲,當下也不敢說話了。
  “老爺爺,你拿下多少就隨便拿吧。”林俊又拿了幾包給老爺爺。
  老爺爺頓時一陣的感激:“謝謝小伙子,你真的是個好人啊,好人會有好報的。”
  “不用謝,趕快拿去跟你孫子分吧。”林俊看著站在墻角,此刻正探出一個腦袋的小孩,此刻正可憐巴巴的看著老爺爺。
  歐陽素青順著林俊的目光看去,她也沒想到,原來這老爺爺竟然還是一人拖家帶口。
  “歐陽大小姐,不是每一個人都像你這般,含著金鑰匙出生,衣食無憂,任性妄為,在這個世界上,還有許多連溫飽都無法解決,過著有一頓沒一頓的日子,挨餓受凍,沒有夢想沒有動力,對于他們而言,活著就已然是一種奢望.......”林俊感嘆打的說著,不禁嘆了口氣。
  歐陽素青以前都是出入高檔的餐廳,根本就沒見過乞丐乞討,如今這般模樣,她還是頭一次見。
  歐陽素青撇了撇嘴:“他們不是應該去福利院嗎?”
  “進福利院也是有要求的,必須是三無人員,如果這個老太太還有家人,又被拋棄的話,那么福利院也不會收的,暫住可以,但終究不是長久之計。”林俊說著。
  “啊?那他們豈不是很慘?”歐陽素青小嘴微張,她大概是不知道窮人的日子是如何過的。
  “歐陽素青大小姐,你要是對我有怨氣的話,盡管針對我,反正我也不在意,但希望你能多做做好事。”林俊淡淡的說著。
  歐陽素青若有所思,看到這個老爺爺那么可憐,把那些打包的東西拿出來,先給孩子吃,她突然有所觸動,原來她是這般的幸福,沒見過這世間的疾苦與無奈。
  “林俊,那五只深海蚌,我不要了,把錢給老爺爺吧?”歐陽素青突然道,心中生出了同情之感,與她過去的刁蠻任性形成了鮮明對比。
  “可以,反正是我請客,你可以自己決定這筆錢的開銷。”林俊輕笑的點了點頭。
  “嗯,我突然覺得,做好事,似乎比我去游樂園還要開心。”歐陽素青有感而發的說著。
  忽然,門外傳來了幾聲咳嗽聲,卻是那老爺爺的孫子吃的太極,被噎住了,滿臉通紅。
  老爺爺一臉的慌忙,急忙進門討要一杯水喝,只不過這個世界并非所有人都有著菩薩心腸。
  “滾遠點,臭要飯的!我這衣服多貴你知道嗎?!”一個中年男人,那是臉色厭煩的沖著老爺爺怒吼著。
  “這位老板,你就幫幫忙吧,我只是要一杯水。”老爺爺哀求的說著。
  “你TM臭烘烘的,滾開,別妨礙我吃飯的心情!”這中年男人一身的西裝,看樣子也算是講面子的人,只是他那毫無素質的臟話:“我TM,自己買的東西,哪怕喂了狗,倒掉,也不會給你!憑什么你要!我就給?”
  他的聲音很大,立刻就引來了飯店的人員圍觀,大家都可憐這老人,但這中年男人說的話倒也沒錯,雖然無情,但卻在理。
  “老板,我順子噎住了,我,我,我給你跪下了,求你給我孫子一口水吧!”老爺爺說著就當眾給這年輕人跪下。
  “跪下也我也不給你,滾遠點!”中年男人說著,一腳就踹開了老爺爺。
  周圍人心頭一緊,這老爺爺都已經如此瘦弱,幾乎是皮包骨了,哪里經得起他這一踢。
  “給我住手!狗東西!”林俊那是憤怒的踏出一步,直接踢在了他的腳上,中年人頓時吃痛一下,捂著自己的腿上蹦下跳起來,但臉上還是一臉的怒意:“你TM誰啊?用你管這樣的閑事?”
  “你不給沒人逼你,但你動手就過份了!人家只是一個老人!”林俊,從自己的桌子拿起杯子,讓歐陽素青給小孩子送去。
  那中年人還想要做什么,卻迎上了林俊不善的目光,不由吞咽了一下口水,這才繼續道;“臭小子,你家住海邊?管那么多?你可別得寸進尺了,要不然,我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你有毛病。”林俊突兀的說著。
  “啊?你TM才有毛病,你全家都有毛病!”中年男人怒罵反擊。
  “你的毛病是頸椎,經常會頭暈眼花,而且伴隨著強烈的惡心感。”林俊只是看,就已經看出了他的問題。。
  “你,你是醫生?”中年男人吃了已經,他這頸椎已經好長了,去醫院也是說保守治療,畢竟頸椎這種位置,要動手術的話,極其的危險,稍微有一個不小心,就可能癱瘓。
  這中年人也怕產生最壞的情況,所以不做手術,采取保守治療,可這藥也吃了,矯正也矯正了,可成效依舊不好。
疯狂之七闯关
20选5今日开奖 cba比分直播直播视频 最新一码三中三 河南麻将听牌规则 精选5尾中特 河北麻将下载免费版 3d开奖结果双 东北填坑app 陕西快乐十分开奖直 3d定位杀码 黑龙江11选5联网软件 好玩棋牌游戏平台 黑龙江十一选五最大遗漏数据 江苏江苏11选5走 竞彩篮球即时比分直播捷报网 2012年欧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