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妙手靈醫 > 第七十三章 神清氣爽

  不過胖子也是聰明人,見到自己大勢已去,正好借著這個牙疼的機會趕緊找個臺階下,免得等等真動起手來自找沒趣。
  而且,這些犯人也都知道他有牙疼的老毛病,這也不算是丟了面子,以后還能繼續當這間牢房的老大。
  “算你小子走運,這次我就不跟你計較了!”大漢那是故意夸張的喊著幾句,然后便靠在了一旁的墻上,一副疼的要死要活的樣子。
  誰知道,林俊嫌他叫喚的實在是難聽,沒好氣的揮了揮手:“牙疼,過來,我幫你看看,省的你在那邊鬼吼鬼叫,鬧人清夢!”
  只是這兩個看看,落在了大漢的耳中,卻成了另外一個意思,這兩個字基本上就是,我給你點顏色看看,之類的威脅!
  “不,不用了,我這毛病,也是時間很久了,等一會就好了!”大漢那是強裝鎮定,靠在墻角的身體都有些瑟瑟發抖,要真被看了,那還得了?不死也但殘!
  “沒事,我好歹也算是個醫生,這種小毛病難不倒我的。”林俊好歹也有一些藝術在身,要連牙疼這種毛病都沒有辦法,還真就丟人了。
  只是聽到這句話,大漢的表情就更為的精彩了,心道一陣難受,林俊果真是不放過自己,他頓時身子抖的跟篩糠一樣:“不用了,我不怕疼,現在已經,已經好了!”
  “讓你過來,聽到沒?”林俊不耐煩的低吼了一聲:“別人來求我治療,我還不一定治!”
  “你真會治?”大漢嚇的一個趔趄,別說是治了,怕不是要把自己腦袋擰下來。
  “哪里來的那么多廢話,如果不治就給我一邊待著去!”林俊到現在又哪里有不明白的道理,這些人就是欺軟怕硬,自己態度越強硬,他們就越服氣。
  大漢猶豫了一下,心想要是林俊真對自己動手,他還真是無法招架,哪里要跟自己廢話這么多?
  沉吟片刻,大漢卻是感覺到了牙齦傳來的又是一陣巨疼,疼的他臉不斷的變形,心中也早已經難得管那么多了,直接走上前:“那你給我治一下吧,我這個疼了有半年了。”
  林俊掃了他一眼,伸手就捏住了他的臉頰,強迫他張開了嘴:“你這是蛀牙,而且已經蛀的差不多了,必須拔掉!”
  “啊?這么嚴重?”大漢那是詫異的說著。
  “沒事,我現在就幫你拔牙!”林俊伸出手。
  “不是,現在也沒工具,你怎么拔?”大漢狐疑的看了一眼林俊,剛剛開口說話,就見到林俊一巴掌朝著他抽了過來!
  “喂喂,你,你抽我干嘛!”大漢驚呼一聲,卻也完全來不及躲避。
  只聽到,啪的一聲脆響,林俊一巴掌就狠狠的抽在了他的臉上,他臉上立刻出現了一個紅色的掌印,隨后那本應該已經松動的牙齒,直接從口中飛了出去。
  這一巴掌,可不是隨意的一巴掌,而是極其有技巧的一巴掌,他掌心蘊含真氣,在落到他臉上的瞬間,真氣灌入穴位封住了他的痛感。
  “不疼了,真的,真的不疼了?!”大漢捂著自己的腮幫子,欣喜的大叫起來,這蛀牙不僅是被林俊打出來了,而他竟然一點都不疼,甚至感覺林俊的手宛如有一種奇特的魔力一般,那感覺簡直就是舒服的很。
  “沒專業的工具,就不能拔牙嗎?”林俊看了一眼大漢,然后便又走回了自己的位置坐下。
  大漢回味著剛剛那種爽快的感覺,眼巴巴的看著林俊,干咳一聲:“大哥,你,你能在抽我幾下嗎?我這邊的牙齒好像也有些酸......”
  “你那邊沒有蛀牙,只是牙齦發炎而已。”林俊沒好氣的看他一眼。
  “你,你就多抽我幾下,我感覺被你抽的舒服極了。”大漢那是一陣心急的說著,語氣之中竟然還帶著一絲祈求的意思。
  林俊見他也不像是假的,也不想聽他多跟自己BB,便抬手然后說道:“自己把臉湊過來。”
  “太謝謝你了。”大漢面露喜色,直接把自己的臉送到了林俊的手前。
  林俊看了看位置,然后真氣涌動,朝著他的臉頰啪的一下再度打上去。
  這一瞬間,大漢流露出了陶醉的臉色:“爽啊,真的是太爽了!”
  只不過這樣的一幕,讓剛剛在一旁罰站的犯人看的都傻眼了,這尼瑪的被人打臉,竟然還叫爽?平時怎么不知道,原來大佬好的是這口?
  “喂,你們這些家伙,什么表情?不信嗎?那你們來試一試啊!真的很爽!”大漢沒好氣的瞪著他們,看著他們一個個鄙視的表情,不敢置信的樣子,便指著一個人:“就你,壇子,來讓這個大哥抽兩下,舒服一波!”
  “老大,我看,我看還是算了吧,我牙口好的很。”名為壇子的犯人那是趕緊搖頭。
  “你TM的,讓你過來就過來,不然你們幾個肯定在罵老子是神經病。”大漢那是見到好言相勸沒用,直接怒道。
  “那,那好吧。”壇子也拗不過自己的老大,苦著臉來到了林俊面前:“大哥,你,你也給我來兩下吧,我看看是不是真的很爽。”說話間,壇子就把臉湊了上來。
  只是林俊可沒有想給他們挨個治病的想法,再說了,這真氣也不是取之不竭,用之不盡的,每天都要修煉恢復,用在他們身上,也太浪費了。
  “行啊,你也欠抽是吧。”林俊說著,手張開,朝著他的臉就甩了上去。
  這一下,這一巴掌沒有蘊含真氣,沒有打中穴位,頓時壇子臉上傳來一陣劇痛,腦中嗡嗡的一陣響,臉上出現了一個巴掌印,疼的火辣辣的。
  壇子立刻就明白了,他老大的腦子肯定是炸裂了,這尼瑪被人打臉了,爽?哪里爽了?有的只有疼,而且是疼的一塌糊涂的疼。。
  “怎么樣?我說的沒錯吧?是不是很舒服?還不快謝謝大哥!”大漢以為壇子也跟他一樣,不禁哈哈大笑。
  而壇子只能哀怨的捂著臉:“的確,的確很爽,爽啊,謝,謝謝大哥!”
疯狂之七闯关
哈灵浙江麻将 财神捕鱼什么画面能赢钱 温州麻将手机版下载 紫幻河南麻将游戏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号码 欧洲杯比赛比分 排球比分网捷报 网上炒股怎么开户流 江西多乐彩走势图历史 全天幸运飞艇计划qq群 大赢家比分指数网 安徽快3中奖技巧 平特一肖研究方法 云南快乐十分前三直选 3d开奖号码今晚试 白小姐六肖资料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