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妙手靈醫 > 第七十九章 邪魔外道

  “你應該去醫院處理過這個傷口,消毒過了吧?”林俊看了一眼龍敏慧的傷口說著,上面還有淡淡的碘酒味道。
  “嗯,這個傷口一出來,我就去醫院處理了。”龍敏慧說著:“只不過我的先生,他的病態嚇人了,而且,我們家族的生意有很多競爭對手,如果被對手利用,然后到處宣言,那生意將遭受巨大的打擊。”
  “別急,我先檢查一下。”林俊說著,走到了床邊,伸手握住了她丈夫的手腕,直接開始把脈,然后表情就是有些古怪。
  “林醫生,怎么樣,我丈夫到底是什么問題?”龍敏慧急忙追問著。
  子豪也是看向了林俊,他行醫這么多年,還是頭一次遇到如此詭異的病癥,龍敏慧的丈夫每天茹毛飲血,而且神智不清,宛如一頭野獸一般,只有對鮮血最原始的欲望。
  林俊收回手,撐開了他的瞳孔,那瞳孔猩紅一片,就不似人眼,宛如野獸的瞳孔一般銳利,然后似乎肯定了什么,沉吟道:“你的先生,被人下降頭了。”
  “降頭?那是個什么東西?”龍慧敏詫異的反問著。
  林俊繼續解釋著:“通俗點來講,降頭是東南亞的一種巫術,用人骨、血液、頭發、指甲、成型胚胎、某種木頭某種石頭、花粉等東西,偏陰氣重的東西,下的一種咒。”
  “什么?怎么會這樣?”龍敏慧那是傻眼了。
  “你丈夫身上的應該是獸咒,中咒的人會變成野獸,渴望鮮血,失去理智,具備攻擊性,然后最終人氣耗盡徹底淪為野獸而,再也沒有復原的可能,是相當惡毒的降頭術。”林俊繼續解釋著。
  “你不是開玩笑吧?真的有這種東西?”龍敏慧難以置信的再度反問著。
  “夫人,這些東西由不得你不信,如果不是這樣,你先生又怎么會沒有醫生看不出病因?現在醫療科技如此發達,卻什么都沒有瞧出來,你不覺得蹊蹺嗎?”林俊認真反問著。
  “這....倒也是。”龍敏慧半信半疑,林俊說的是一點都沒錯,現在醫療科技那么發達,什么驗血、X光、核磁共振,該檢查出來的早就檢查出來了,卻什么都沒有發現,的確讓人疑惑。
  就在兩人談話的時候,躺在床上的白淺手指微微動了動,猛地,白淺雙眸睜開,嘴巴發出不似人類的低沉吼叫聲:“血!肉!我餓了!要吃!”
  “白淺,你先別著急,我馬上,我馬上就給你準備。”龍敏慧那立刻吩咐下人,頓時管家就推著餐車走了過來,餐車上卻是一些熟食。
  龍敏慧頓時一愣,看著管家道:“怎么回事?不是要新鮮的嗎?怎么煮熟了?”
  “這,廚房的廚師是新來的,不知道情況,就直接煮了,現在新鮮的肉,沒了,只能臨時去買.......”管家低著頭回答著。
  這一下,龍敏慧有些慌張:“白淺,已經吃完了,我馬上讓人去買,你等我。”
  只是龍敏慧這才剛剛要走,白淺猛地身體一震,鎖鏈竟然被硬生生的扯斷了,一手朝著龍敏慧的身子抓來。
  “小心!”林俊眉頭一挑,大步向前,兩指朝著白淺的額頭按去。
  “啊!!!”龍敏慧被嚇的一愣,身體一個趔趄就向后摔倒,管家也被嚇傻了,那是趕忙逃了出去,雖然他也知道自家老板的情況,但也沒想到會這么的嚴重。
  林俊兩指抵住了白淺的額頭,真氣迸發,強硬的又把白淺按回了床上,白淺劇烈的掙扎著,這力道連林俊都暗暗吃驚,看著一旁在發愣的子豪道:“快,鎖鏈重新綁上!”
  “好!”子豪那是聽到了林俊的喊話,這才趕忙把鏈子重新捆上,為求保險,還不忘多捆了一條,他也來了好幾次,但還是第一次看到,人力竟然可以掙斷拇指粗的鐵鏈,這早已經超出人體的范圍了吧?
  林俊跟子豪畢竟是男人,接受能力比較強,至于龍敏慧則是嚇的不輕,更重要的是來自內心的創傷,她畢竟是一個年輕女性,不知道如果白淺一直這樣,這以后該怎么繼續過下去。
  “兩位醫生,我該怎么辦,我到底該怎么辦?”龍敏慧那是六神無主,焦急而彷徨的哭了起來。
  “沒事,子豪,你松手,我用銀針封住他的四肢!”林俊說著,子豪那是立刻放手,白淺身體再度劇烈的掙扎了起來,床都被搖的晃了起來,發出了崩裂的聲音。
  而幾乎是下一秒,銀芒乍現,一根根銀針,直接刺入了白淺四肢大穴與經脈,白淺的身體才緩慢的停止運動,
  “好了,暫時沒事了。”林俊長長呼出一口氣,真氣驅動銀針封穴,這損耗的真氣還真不少。
  子豪心有余悸的聞著:“林俊,依你看,這個病,不對,這個咒到底該怎么去除?”
  “是啊,林醫生,只要你能治好我的丈夫,我什么要求都可以答應你!”龍敏慧看著白淺此刻如此這般的安份,不由就相信了林俊的能力。
  林俊微微點了點頭:“既然來了,就不能見事不管,要治療的話,需要你這邊準備一些東西。”
  “好,你盡管說,只要我能提供的,我一定馬上去準備!”龍敏慧那是焦急的喊著。
  “裝滿浴缸的露水、黑狗血、公雞血、銅錢、朱砂、黃符、桃木、柳枝,以及一些藥材.......”林俊將這些東西告訴了龍敏慧。
  龍敏慧那是掏出手機,一一記錄著,然后急忙撥了一個電話:“兒子,你快點準備這些東西,然后帶來主臥,你爸的病有救了,快點!”。
  “兒子?”林俊看了一眼龍敏慧,這不過二十多歲的女孩竟然都有孩子了?
  “哦,我是繼母。”龍敏慧似乎看出了林俊的疑惑,解釋著:“白淺的親生母親,在生了他后,不久就得了癌癥死了,然后在他十六歲的時候,我嫁了進來,雖然年紀跟他差不多,但我一直把他當作我的孩子一樣來對待,只是要讓他接受花了很長的時間。”
疯狂之七闯关
幸运pk10代打是什么 湖南转转麻将抓鸟规则 微信加股票群 网上赚钱游戏 湖南正宗红中麻将 快乐十二走势图辽宁 赛车平台app-正版下载 甘肃十一选五玩法 @足球比分直播 天下足球网 金七乐四川开奖结果 送体验金的棋牌游戏? 新疆11选5专家杀号 黑龙江6+1开奖号码 配资公司 澳洲快乐8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