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妙手靈醫 > 第九十三章 蠻不講理

  林俊臉色發寒:“我在說一次,也是最后一次,這衣服我不會賣的,你要買去其他地方買!”
  那濃妝艷抹的女生見到林俊這般不識抬舉,當下眉頭一緊:“你知道我的男人你是誰嗎?這可是華華制藥的吳總監,是你能得罪的?”
  林俊一臉平淡,完全不感興趣:“華華藥業?跟我有什么關系?”
  “你給我聽清楚了,我叫做吳剛,華華制藥的總監,你是哪個公司的?信不信我一句話,直接讓你滾出環城?”吳剛眉頭大喝著。
  “哦,原來是吳總監,我剛剛還沒認出來。”導購員兩眼放光,驚訝的喊了出來,在吳剛的身上看了好幾眼。
  “沒錯,小姑娘倒是有些眼力,好好表現,我會在你們老板的面前提點提點你。”吳剛說著,將那一張支票推給了導購員:“只要把這衣服給我,這錢就是你的了!”
  聽到這句話,林俊眉頭不由的便是緊鎖,這華華制藥家大業大,在環城也是一個一等一的大勢力。
  在環城市,華華制藥就至少投資了,三個地標性的廣場,他吳剛的確可以憑借這一些名氣,狐假虎威一波。
  而這價錢,導購員眼睛都直了,這可是她一年的工資,她那是急忙把衣服打包好,看著吳剛:“吳總監,這東西是你的了。”
  林俊眉頭一緊:“這東西剛剛不是我要了嗎?”
  “不好意思,吳總監上個月就預定了。”導購那是睜著眼睛說瞎話。
  林俊臉色一沉:“你們負責人在哪?讓他出來,我要投訴!”
  “我們負責人不愛,還有,就算在,也不會隨便見你的,你當你是誰?”這導購是一改剛剛的隨和,翻臉比翻書還要快,因為有利益,眨眼睛就倒向了吳剛這邊。
  吳剛那是哈哈一笑:“小姑娘,表現的不錯,我等等會跟你們老板,說幾句好話,那么這件衣服多少錢?”
  “吳總監,九萬五。”導購員那是受寵若驚的模樣,因為她不只是得到衣服的抽成,還得到了一張十二萬的支票。
  吳剛,掏出一張信用卡,同時高調的說著:“這是一張僅次于黑卡的金鉆卡,額度高達五百萬,不是誰都可以擁有的,你刷吧!”
  “是,好的。”導購員那是畢恭畢敬的,接過這張華麗的卡,刷了一下,付款后,將衣服交給了那濃妝艷抹的女人。
  濃妝艷抹的女人,拿著一副在吳剛臉上親了一口,露出了做作的笑容:“我就知道你最疼我了。”
  旋即,她目光落在了林俊身上,趾高氣昂道:“我看你長得也像個人,本以為有多么了不起,結果是一個紙老虎,現在,你馬上向我跟我的愛人磕頭認錯,也許我能讓吳總監原諒你,不找你的麻煩........”
  林俊那是怒極反笑:“就你這樣的站街女,也配跟我說話?”
  “你,你有種再說一遍!”濃妝艷抹的女人那是大怒。
  見到雙方矛盾有激發繼續發展的趨勢,肖倩穎那是趕忙拉住了林俊,低聲道:“林俊,我看算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跟這樣的人沒什么好爭的。”
  肖倩穎的聲音是很小,但這女人的聽力卻很好,一聽到肖倩穎的話,那是眉頭一挑,冷笑道:“臭表子,我是哪種人?長得年輕一點,就叉開腿給男人上?說什么浪話呢?”
  這濃妝艷抹的女人,顯然就很嫉妒這種漂亮年輕的女孩,雖然她保養的很好,但歲月對女生可一點都不仁慈,想當初自己也是一枝花,現在卻也無法抵抗歲月的侵襲。
  這一句臟話說的那叫做一個下作難聽之極,肖倩穎氣的是渾身戰栗:“你怎么了?大家沒看出來嗎?一個仗勢欺人,一個做作讓人惡心!”
  肖倩穎也是被氣急了,否則按照她的性格,自然是不會參與爭吵的。
  說完,肖倩穎拉著林俊就往外走:“林俊,這衣服被這樣的人看上了,我也沒要的興趣了,咱們走!”
  “你,你哪里走!給我站住!你罵了我就想走?哪里有這樣的事情?我非弄花你這表子的臉不可!”濃妝艷抹的女人,那是抓狂了,鋒利的指甲,朝著肖倩穎的臉就抓去。
  “滾!”林俊臉色徹底的沉了下來,一巴掌直接拍在了女人揮舞的手上。
  那濃妝艷抹的女人哪里是林俊的對手,那指甲竟直接被拍斷了,同時她腳下高跟鞋一個站立不穩,腳下一扭,直接摔在了地上,顯得狼狽至極。
  “我,我要殺了你!”濃妝艷抹的女人,那是宛如潑婦一般大喊大叫了起來。
  “小子,你竟然敢打我的女人?你不想在環城繼續混下去了?信不信我廢了你!”吳剛那是立刻去攙扶自己的女人,指著林俊大罵著。
  林俊冷笑一聲,完全無視了他們的威脅:“你們要干嘛是你們的事,但別招惹我!”
  話音落下,便拉著肖倩穎要離開,然而就在這個時候,門口突然走來了一個身穿藍色職業裝的女性,伴隨著一股子熟悉荷爾蒙的躁動感,頗為的熟悉。
  隨著女人走進店內,幾人的眼中出現了一個靚麗的身影,所有男人的眼睛都看直了,那是一種骨子里的柔媚,勾人犯罪。
  吳剛見狀,那是立刻打了一個激靈,趕忙上去迎接:“段總,是什么風把你吹來了。”
  “段總!”那個導購員見到此人也是趕忙低頭。
  段欣蘭點了點頭:“我就是過來挑幾件衣服,聽到這里大吵大鬧的,我就過來看看了。”
  “段總,你來的真的是太是時候了,這邊有一個客人蠻不講理,還出手傷人,甚至怒罵我華華制藥,他難道不知道華華只要是陰陽藥業的子公司嗎?當真是不識抬舉!”吳剛總監那是挑撥離間,添油加醋的說著。
  而直到這個時候,林俊才知道,原來這華華制藥竟然跟陰陽藥業有這層關系。。
  “哦?是哪位客人?”欣蘭柳眉緊鎖。
  “就是他!!!!”吳剛那是立刻指著林俊。
疯狂之七闯关
上证大盘指数 江西11选5任选走势图 竞彩足球比分推荐猎狐 f1赛车速度有多快 福建快3最新开奖号码 快乐扑克山东 陕西快乐10分计划 热血羽毛球 长沙丫丫麻将下载 金蟾捕鱼有什么技巧吗 四川麻将玩法 五骑士 有趣广西麻将 英超2020 江西微乐麻将 幸运飞艇3码公式